舆情扫描
 当前位置: 主页 > 石油政治 >

“纳布科”项目与美欧俄及里海新兴资源国能源
时间:2012-09-03 21:17  来源:未知  作者:庞昌伟&柏锁柱 点击: 

核心提示
纳布科项目与美欧俄及里海新兴资源国能源博弈 庞昌伟、柏锁柱 【 内容提要】 纳布科管道项目是欧盟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的首选。欧盟与俄罗斯围绕该项目在中亚一里海新兴油气资源


“纳布科”项目与美欧俄及里海新兴资源国能源博弈

庞昌伟、柏锁柱

 

  内容提要】纳布科管道项目是欧盟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的首选。欧盟与俄罗斯围绕该项目在中亚一里海新兴油气资源国、外高加索和伊朗以及土耳其、中东欧过境国等展开博弃。管道的未来命运将取决于美国与伊朗关系改善以及俄美关系演变。
  【关键词】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能源
  【作者简介】庞昌伟,中国石油大学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柏锁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俄合作项目部助理工程师。


  2004年6月24日,在欧盟支持下成立了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Nabucco Gas Pipeline International GmbH.)。[1]纳布科(Nabucco)管道走向为:在已建成巴库一第比利斯一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BTE )[2]基础上,经过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把中亚和里海国家(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以及俄罗斯)天然气输往东中欧的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奥地利的鲍姆加登。管道分别以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土耳其和伊朗边界为起点,与巴杰(BTC)石油管道平行建设,长度3300公里(2050英里),2/3经土耳过境。管道计划2010年开工、2014年竣工,输气量为310亿立方米/年(一期工程为80-100亿立方米),工程造价79亿欧元。2007年6月25日,欧盟能源委员与中欧过境国签署了跨里海天然气管道(TCGP)建设条约。TCGP是纳布科起点,还可能修建到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的支线。管道南部支线将吸纳伊拉克和伊朗等波斯湾国家天然气。纳布科项目的气源地: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伊朗和伊拉克。该项目实施牵动着大国关系的神经,欧俄为了维护自身地缘政治与经济利益在上述新兴国家密集地区展开能源博弈。世界经济在比较优势三级化发展趋势下,呈现三角形利益格局,即劳动要素集团、资本技术集团和资源集团。按照资源分布,掌握资本和技术的发达国家(主要由美国、德国和日本为首)形成一个集团,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国家(中国和印度为代表)也在形成一个集团,此外,拥有资源的国家(中东、俄罗斯和拉美)构成另一个集团。世界经济在三个集团之间构筑了一个新的利益三角,发展中国家占据了两个集团之中的首要位置。[3]2009年5月9日,欧盟举行“南部走廊一新丝绸之路”布拉格峰会并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埃及等国签署“南部能源走廊”计划协议。该协议重申对纳布科项目的支持,政抬声明中提到为管线提供技术与财政支持。但油气上游国家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拒绝签署政治声明。乌克兰寄予希望的“白流”项目没有签署。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为了确立自己能源过境国和 供应国地位而靠拢欧盟。协议签署意味着纳布科项目从讨论进入实施阶段,结束了对纳布科项目合理性的争论。它标志着纳布科项目是美欧优先实施能源项目,威胁俄南流(SouthStream)项目[4]实施。
  纳布科项目的地缘政治意义不亚于巴杰(BTC)管线和巴埃(BTE)管线。从土耳其的“高加索稳定与合作纲领”,到欧盟的“东部伙伴计划”,再到欧美共推的纳布科,都是为了把外高加索一中亚国家纳入欧洲大西洋体系,未来美欧和北约有理由为维护“南部能源走廊”安全而加强对这一地区的军事部署。纳布科项目推动着中亚地区欧俄中亚、美中俄中 亚、美伊朗俄中亚南高加索等复杂的三边和多边关系的转变和演化。

 

一、纳布科:美欧控制欧亚能源战略的关键布局
  2009年7月13日,土耳其、奥地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五国在安卡拉签署了建设纳布科管道的政府间协议,欧盟主席巴罗佐以及近20个国家的代表出席签字仪式。土耳其国内把该协议高调宣传为“世纪交易”。土耳其政府总理埃尔多安说,土耳其政府希望伊朗在条件允许时通过规划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向欧洲出售天然气。他认为总有一天将可能通过纳布科管道向欧洲出售俄罗斯天然气。事实上卡塔尔也可以通过在土耳其建造一个液化天然气终端在纳布科项目中发挥重要作用。土耳其政府希望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伊拉克和埃及能够最早成为欧洲能源安全综合体中的组成部分。土耳其判断,欧洲天然气消费需求迟早会恢复。不管纳布科先天有多少缺陷,只要管线开通,来自伊拉克、埃及、伊朗、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等国的天然气将汇集到土耳其,土耳其将拥有连接里海、波斯湾和欧洲的能源枢纽地位,进而提高自己入盟的筹码。格鲁吉亚总统在仪式上强调,2008年8月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入侵和2009年1月对欧洲断气是相互关联的地缘政治事件,没有完成阻断纳布科的战略目标,反而加速了纳布科管道跨国协议签署。纳布科是美国控制欧盟和整个欧亚能源战略的一部分。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拉格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代表出席了签字仪式。此协议签署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推行软外交的首个成果。
  伊朗天然气被认为是纳布科气源最经济的替代选择。伊朗国家天然气出口公司经理萨义德•拉兹•哈萨扎德在安卡拉纳布科签字仪式上对媒体直言:“欧洲公司事实上知道只有伊朗是一个供应者时,纳布科项目才在经济上可行。”他说,“尽管存在政治上的反对,伊朗视自己为纳布科潜在的供应者。”但华盛顿对此并不欢迎。[5]美国国务院欧亚能源特使理查德•莫宁斯特在参院作证说, 除非伊朗在其核问题上的争端解决,否则伊朗不应从纳布科中获益。“当我们完全没有回报时,这绝对是鼓励伊朗参与纳布科项目错误的时刻。”显然,他认为纳布科可作为使伊朗与国际社会更好合作的不错的激励。[6]
  1994年美国宣布独联体国家为自己的战略利益区。1997年美国副国务卿塔尔博特把利益区明确划定为中亚和外高加索,第一次宣布准备向这一地区派驻美军。1997年美国积极推动建立反俄联盟古阿姆集团,成员有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1999年乌兹别克斯坦加入,2002年起停止参与该组织活动,2005年退出。
  美国遵循《支持自由法案》和《推进民主法》来拓展在后苏联空间和中亚的利益。美国旨在以自由民主为手段,促进世界的安全稳定和繁荣;帮助新转型国家真正贯彻民主原则;谴责剥夺公民选举权利的制度;推行透明选举和新闻自由等。由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动局为核心,在中亚派驻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机构。如人权与民主基金会(1998年成立)、美国联邦政府国际发展机构(USAID )、国家支持民主基金会(NDD, 1982年成立)以及“索罗斯一吉尔吉斯”基金会(1993年成立)等。西方机构在2005年5月费尔干纳盆地的安集延事件之前一直积极在中亚推动“颜色革命”。以格鲁吉亚2003年“玫瑰革命”和2004年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为先导,欧洲打开了进入中亚的能源通道。美国支持格鲁吉亚“玫瑰革命”的真实原因是为了维护BTC管道,推翻谢瓦尔德纳泽是因为它奉行了亲俄路线。
  欧盟对中亚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兴趣增长,参与中亚事务水平不断提高。欧盟认为,加强与中亚特别是里海地区的经济联系和能源外交可以平衡俄美中在此的利益和积极影响,促进该地区稳定和民主价值观的确立。中亚五国是拥有56个成员国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 OSCE, 1995,前身为欧安会,1975)成员国。该组织是中亚最重要的国际组织之一,1990年巴黎宪章指出,中亚是欧洲安全体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07年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牵头制定了《2007-2013年欧盟对中亚战略》。文件指出欧盟在中亚的优先目标不仅要在经济领域强化与中亚关系,同时要强化在安全和政治发展领域的关系。这一战略在2007年3月28-29日阿斯塔那第四次“欧盟三国一中亚国家”外长会议上公布。欧盟建议中亚深化与国际机构如联合国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合作,支持中亚国家未来参与阿富汗重建。2013年前欧盟援助中亚7.5亿欧元,用于开展反毒品贸易和贫穷的斗争,培训护法机关工作人员,铺设新的道路以及油气管道。同时要求中亚尽快实施民主改革和尊重人权。2008年4月10日,欧盟三国与中亚国家第五次外长会议在阿什哈巴德召开。会议的主要议题不是民主转型,而是游说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加入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土新总统承诺从2009年起为欧盟储备100立方米天然气。[7]

 

二、俄罗斯推进南流和北流管道建设
  俄罗斯主导铺设南流和北流(Nord Stream)[8]管道对欧盟纳布科管道形成地缘政治竞争。纳布科项目的大多数国家都是俄天然气运输项目的伙伴国。
  俄乌天然气危机之后,俄罗斯希望绕过乌克兰对欧直接供气,要求欧盟应支持 这两个项目来增加天然气运输安全。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2009年2月6日访问莫斯科,明确表示支持莫斯科主导的南流和北流天然气管道进入欧洲的项目。2009年2月25日,意大利和保加利亚总统在罗马表示愿意支持南流项目。2月24日白俄罗斯和波兰表态愿意建设“亚马尔一欧洲一2”管道。俄罗斯经过白俄罗斯过境的天然气仅为140亿立方米/年,亚马尔一欧洲的输气能力为300亿立方米/年。白俄罗斯担心北流建成之后,俄罗斯将减少通过白俄运输天然气。俄气(Gazprom)副首席执行官亚•梅德韦杰夫2009年3月16日说,该公司收到了参加纳布科管道项目的邀请,但公司不会接受这个提议。俄气不准备同时参与两个管道项目,俄气将继续建造其南流管道项目并且不参与纳布科管道项目。
  俄罗斯积极推进实施南流计划,在土耳其或巴尔干的东南欧地区通过购买塞尔维亚管道阻断纳布科项目。早在2007年6月俄气与意大利埃尼公司签署了南流管道建设协议,俄气就此项目已与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和希腊达成协议,与奥地利(非北约成员国)和斯洛伐克正在协商。
  2009年初发生的天然气危机一度使塞断气临时从德国和匈牙利进口天然气解决燃眉之急,这坚定了欧洲国家特别是南欧和中欧国家对实施天然气进口 多元化的决心。2009年2月20日,塞尔维亚外长访问莫斯科,表示支持尽快实施俄罗斯主导的绕过乌克兰经过黑海的南流项目。2009年3月27日,塞尔维亚能源和矿业部长斯孔德里克和俄气副首席执行官亚•梅德韦杰夫在贝尔格莱德一致同意将签署一项有关建造南流天然气管道的合同。2009年3月24-26日,俄石油运输公司总裁托卡列夫访间保加利亚阿和希腊,讨论布尔加斯一亚历山得鲁波利斯输油管道项目的建设问题,俄保希商定2010年开工建设。该管道将减轻土耳其黑海海峡的油轮通行压力。该管线财团俄罗斯占51%,保希各占24.5%。根据2007年签署的三国政府间协议,运输能力为3500-5000万吨/年。
  俄气2009年5月15日宣布,南流天然气管道2016年前将开始向巴尔干半岛国家和欧洲泵送俄天然气,管道最迟在2015年竣工。俄气认为,南流管道项目和旨在建造一条把俄天然气通过波罗的海海底直接输送到德国的北流管道项目将不会增加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因此不会威胁到欧洲的能源独立。俄气将与欧洲4个国家保加利亚、希腊、塞尔维亚和意大利签署有关促进建造通往欧洲的南流天然气管道的协议,与保加利亚和希腊的合资公司将按照相同的股份比例组建,而塞尔维亚的合资公司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 司将拥有51%股份,而塞尔维亚天然气公司将拥有49%的股份。纳布科管道近期难以实施的原因是由于供货方、分配方以及销售方等链条过长,气价最后与俄气主导的“南流”管道相比没有竞争力。[9]2009年7月23日,俄能源部长施马特卡在德国表示,俄罗斯相信北流和南流能够实施,纳布科不能与俄项目竞争。因为后者没有落实气源地和投资方。[10]即使纳布科建成,也不能保证欧洲能源安全,2014年达到最大输气量时仅能满足欧盟5%的消费量。俄分析家认为,如果纳布科最终取代南流,俄气在欧洲的传统市场将萎缩,这意味着俄气和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失败。俄南流项目在气源地和销售市场方面与欧 盟主导的纳布科趋同,形成地缘政治竞争。2010年乌克兰总统选举把“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淘汰出局,新总统将打俄罗斯能源牌,在乌克兰努力下,俄可能允许南流与纳布科合并。

 

三、保加利亚新政府反对俄南流项目
  保加利亚签署了纳布科项目的政府协议,却对南流项目提出质疑。2007年保俄签署了建设布尔加斯一亚历山德鲁波利斯输油管道协议。2008年1月保俄签署了“南流”政府间协议,2009年5月俄气与保Bulgarian EnergyHolding (BEH)签署建立“南流,,合资企业协议。2009年7月10日,保加利亚下届政府总理、索非亚现任市长鲍利索夫致信经济与能源部长季米特洛夫,要求停止与俄能源新协议的所有谈判,涉及南流管线保加利亚段的铺设、俄保天然气供应以及“贝勒尼”核电站建设。他批评前任政府没有考虑国家利益和世界金融危机的现实,但新总理没有反对纳布科项目。如果保方决定放弃同俄罗斯的合作,俄在东南欧和中欧以及地中海地区的能源战略将遭到致命打击。季米特洛夫在2009年4月索非亚能源峰会上提出,保目前天然气过境流量为170多亿立方米,在南流和纳布科两个项目投产后将达到800亿立方米。保加利亚追求的“合理的过境费”,是保俄能源谈判的主要分歧点。2009年9月8日,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奥地利宣布将建设统一区域能源市场,对落后的能源基础设施进行改造。另外,保加利亚总理鲍利索夫要求对布尔加斯一亚利山德鲁波利斯输油管道方案进行严厉的环保评价,以确保生态安全为由阻止其建设。如果保加利亚等国以中断南流项目为要挟谋取更大利益,那么该项目将面临晚于纳布科竣工的危险,欧美迫使俄把南流并入纳布科。
  俄土协议使俄罗斯南流项目取得了突破性进展。2008年俄土两国贸易额达到400亿美元,同比增长50%0 2009年2月土总统居尔访俄,5月土总理访俄。俄罗斯认为,纳布科管道的建设是出于“不合理的政治逻辑”,南流才是“更加经济合理的选择”。2009年8月6日,俄总理普京访问土耳其,俄土达成一系列能源合作协议。土方同意俄经过土黑海水域建设进入保加利亚的南流天然气管道。俄石油运输公司将参与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跨阿纳托利半岛的萨姆松一杰伊汉输油管道建设,俄气将扩大现有的黑海蓝流天然气管道,通过土耳其对埃及和塞浦路斯供气。土现有从阿塞拜疆、伊朗和俄罗斯(蓝流、未来还有南流过境)进口天然气管道。土以此奠定作为中亚和中东油气过境国的枢纽地位。由于俄主导的南流将减少从乌克兰过境运输到欧洲的天然气,乌 克兰不让南流管线穿过自己的黑海领水。另外,俄同意建设萨姆松一杰伊汉输油管道可能使俄罗斯放弃建设连接保加利亚和希腊的布尔加斯一亚历山德鲁波利斯输油管道。二者设计初衷都是为了减轻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油轮运输压力。意大利埃尼公司是这条输油管道的倡议者,2007年埃尼公司成为南流项目的参与者。为此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出席了管道建设的签字仪式。贝卢斯科尼在达成协议过程中“扮演了政治教父般的角色”。
  普京访问土耳其对保加利亚造成压力。俄土协议之中建设萨姆松一杰伊汉石油管道将取代布尔加斯一亚历山德鲁波利斯管道;南流过境土耳其将绕过乌克兰和保加利亚,乌保两国将失去油气过境国地位。2009年10月19日,俄副总理谢钦与土耳其能源部长、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长在米兰签署了共同声明,决定修建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萨姆松一杰伊汉输油管道。

 

四、欧俄争夺的焦点:伊朗和土库曼斯坦
  新兴的油气资源国伊朗和土库曼斯坦都对加入纳布科管道感兴趣,且两国关系密切,伊朗可以作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绕过俄罗斯进入欧洲的过境国。伊朗是全球第4大原油出口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挪威。但俄分析人士认为,伊朗把南帕尔斯气田天然气加入纳布科经济上并不合算,但可以通过 供气在政治上影响欧洲。伊拉克天然气资源稀少,并且纳布科管道需要近1000公里途经北部库尔德地区。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伊朗是世界上第2大天然气供应国和欧佩克中第2大石油生产国,俄罗斯和伊朗当下都在寻找更大的市场。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拥有56%的全球天然气储量。2009年1月27日,伊朗外交部负责欧洲事务副部长萨法里在雅典演讲说,伊朗准备与欧洲不仅讨论天然气供应问题,而且还讨论能源安全问题。能源安全是最重要的项目,如果西方需要持久的能源,伊朗愿意与西方讨论这个问题。之后萨法里在欧洲议会宣布 伊朗准备参加纳布科项目。
  俄罗斯与乌克兰和土库曼斯坦能源关系恶化为纳布科实施提供了客观条件。美国能源安全分析专家安德鲁•里特指出,尽管俄罗斯有天然气领域扩张影响力的远大抱负,但它与天然气供应国和过境国特别是土库曼斯坦和乌克兰关系恶化,迫使欧洲天然气进口国摆脱俄罗斯,寻求替代能源线路,加速实施纳布科。
  2009年4月8日晚,土库曼斯坦境内通往俄罗斯的一处天然气管道发生爆炸,对俄罗斯输气被迫中断。爆炸发生地点临近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俄土能源合作关系经历考验。4月1日,俄通往巴尔干地区的天然气管道摩尔多瓦境内段也曾发生爆炸,天然气输送中断。俄出口天然气管道爆炸导致对俄天然气出口中断之后,土库曼改变了对俄依赖的油气出口战略,加快出口多元化步伐。土库曼希望建设跨里海管道经过高加索和土耳其对欧盟出口天然气。如果通过伊朗对欧出口,土担忧伊朗会利用天然气资源和过境国地位成为第二个俄罗斯。土库曼从1997年开始经过“科尔别热一库尔特古伊”管道每年对伊朗出口天然气70-80亿立方米,2009年达到100亿立方米。2008年土伊双边贸易额为30亿美元。
  土库曼资料显示,土所属里海大陆架天然气储量达6.1万亿立方米,石油储量121亿吨。土年产气量为750亿立方米,其中500亿卖给俄气,对伊朗出口100亿立方米,内需100亿立方米。2007年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年产量为720亿立方米,计划2030年生产天然气2500亿立方米,石油1.1亿吨。
  按照2009年2月新协议,土库曼斯坦计划从约罗丹气田新增对伊朗出口天然气100亿立方米,伊朗将参与该气田开发。目前,土倾向于对中国和伊朗出口天然气。土计划通过2009年底竣工的中亚中国一管道对中国出口天然气300-400亿立方米/年。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期间,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罕梅多夫建议中国把对华出口量从300亿立方米/年再提高30%。2008年8月22日,在阿什哈巴德举行的“土库曼斯坦能源工业发展的基本方向”国际研讨会上,土总统历数天然气出口方案,但把滨里海天然气管线列到最后,置于跨阿富汗管线之后,甚至未提中亚一中央天然气管线。俄罗斯分析家担心对中国出口量的增加将导致缩减对俄罗斯出口,俄气将减少进口土库曼天然气。俄土天然气贸易将从政治性合作转化为商业性合作。
  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三国领导人2007年5月12日达成一项具里程碑意义的管道修建协议,以此增强莫斯科对中亚能源出口路线的控制。根据协议,三国将沿里海海岸建造一条天然气运输管道,把土库曼斯坦生产的天然气过境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运往西方市场。美国和欧洲一直努力寻求从中东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摆脱俄罗斯的影响。俄总统普京在协议签署后发表的声明中称,在2012年前,里海海岸的新天然气管道的年输送量将至少达200亿立方米。俄工业和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Viktor Khristenko)向媒体表示,其最终年输送量将达300亿立方米。美国能源部长博德曼2007年5月14日表示,将土库曼斯坦生产的天然气过境俄罗斯运往西方的天然气输送管道对欧洲不利。
  滨里海天然气管线设计输气量300亿立方米/年,初始输气量100亿立方米/年;中亚一中央天然气管线工程及划从500扩大到700亿立方米/年。[11]其可能成为南流的气源地之一。

 

五、亚美尼亚:欧俄管线博弈的新候选国
  2008年,伊朗管道天然气首次经过亚美尼亚进入格鲁吉亚。之后,按照所谓的纳布科北线即“白流”方案,从格鲁吉亚进入黑海海底一乌克兰一摩尔多瓦,此线还可以融入中亚天然气;俄罗斯也可以启动原苏联与伊朗对欧洲出口天然气的管线建设方案:伊朗一阿塞拜疆一俄罗斯一白俄罗斯或伊朗一濒里海天然气管道(土库曼斯坦一哈萨克斯坦一俄罗斯),来与纳布科方案对抗。如果伊朗 天然气经过俄过境,俄就会把伊朗从竞争对手化作伙伴。[12]亚美尼亚成为欧俄管线方案博弈的新候选国。
  亚美尼亚分析家表示,欧洲可以通过伊朗一亚美尼亚天然气管道获取天然气,如果伊朗能与欧盟达成一致,纳布科管道可以从伊朗一亚美尼亚开始。目前伊朗一亚美尼亚管道仅具有区域性意义。修建初衷是作为格鲁吉亚阻断俄罗斯天然气对亚美尼亚供应的备用选择。[13]如果2010年土耳其能够与亚美尼亚恢复(纳卡冲突中土支持阿塞拜疆)外交关系,亚美尼亚实现与阿塞拜疆关系正常化,并且经过俄罗斯同意扩建已有管道(伊亚管道亚境内部分由俄气经营),伊朗天然气就可以经亚美尼亚进入巴库一第比利斯一阿尔祖鲁姆管道。欧盟和俄罗斯都在追求能源利益和安全的最大化,在纳布科管道走向上很难达成合作。
  阿塞拜疆石油研究中心认为,由于白流近期很难实施,其不会对纳布科构成竞争。阿塞拜疆天然气经过格鲁吉亚和黑海海底进入乌克兰之后进入欧洲在技术上很复杂。经济上需要巨大投资,难以落实。[14]
  2009年3月13日伊朗外长穆塔基访问亚美尼亚,伊朗外长表示,两国在能源和运输领域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希望修建连接两国的铁路和输油管道。[15]关于伊美关系穆塔基表示,如果美国做出切实努力改善两国关系,伊朗将予以善意回应。双方还探讨了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关系正常化问题。伊朗承诺积极协助调节卡拉巴赫冲突问题。纳卡冲突1988年爆发,1994年5月签署停火协议,由俄美法任轮值主席参加的欧洲安全和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调节至今无果。格鲁吉亚能源部长2009年3月19日判断,纳布科和南流两条天然气管道可能在土耳其境内合二为一,纳布科管道计划一定能够实现。
  2009年3月20日,俄罗斯外交部对美国奥巴马总统日前演讲中表示希望与伊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倡议表示欢迎。但伊朗为了平衡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可能把一部分天然气(50-100亿立方米)经过亚美尼亚或者土库曼斯坦进入俄罗斯管道网。在阻止伊朗对欧洲供气问题上,俄罗斯并无有效的限制手段。经过俄过境运输距离远远超过经过土耳其运输到欧洲。而且欧洲不会接受这一方案。伊朗通过对欧洲出口天然气的谈判将弱化欧盟在伊朗核问题上的立场,突出伊朗在解决欧盟能源安全间题上的重要地位。

 

六、美国解冻纳卡问题:尝试抢夺俄地区事务主导权
  1993年以后纳卡间题长期处于冻结状态。出于对兄弟国家阿塞拜疆的政治支持,土耳其关闭了与亚美尼亚的边界,双方断绝外交关系。解决纳卡问题成为亚土关系改善的一个先决条件。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认为解决纳卡问题的钥匙在克里姆林宫。随着金融危机背景下美俄全球利益谈判进程的启动,美国开始尝试向俄罗斯发起挑战。
  2009年5月7日,在布拉格召开了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问题明斯克小组成员国峰会。主席国之一的美方代表、负责南高加索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梅修•布赖扎会后非常乐观地说,这次峰会是他上任以来就重大问题取得最丰富成果的一次会议。美国展示解决纳卡问题的积极立场是有其背景的。布赖扎认为,明斯克小组主席国是一个统一的班子,不能由俄罗斯一家来解决纳卡问题。2009年4月24日,亚美尼亚总统谢尔日•萨尔基相宣布了亚美尼亚与土耳其改善关系的瑞士三方协议。正是美国的压力促成了双方做出缓和关系的姿态,其主要目的是借用土耳其因素,促使俄罗斯的战略盟友亚美尼亚摆脱其影响,彻底打破俄在外高加索地区的主导地位。巴库媒体评价称,相比之下,俄罗斯和伊朗邀请土耳其在更广泛层面解决纳卡问题的尝试没有带来任何结果。“南部能源走廊”协议的签署,把由于土亚关系改善而产生冲突的阿、土双方重新统一到了纳布科项目中来。
  纳布科——北约东扩的新起点。巴库媒体分析认为,2009年年初以来, 围绕纳布科紧锣密鼓的国际峰会与纳卡冲突调解进程的启动平行展开并非偶然。解决了纳卡冲突,开放土耳其和亚美尼亚边界,那么,外高三国将组成一个统一的、绕过俄罗斯的能源运输枢纽。亚美尼亚的欧亚与欧洲问题分析家西蒙•马努基扬说:“纳布科协议的签署会很快成为南高加索与北约一体化进程的起点。”这才是美国大棋局的终极目标,也应该是俄罗斯需要解决的问题。[16]俄罗斯学者附和美国欧亚能源特使理查德•莫宁斯特的观点,将纳布科视为土耳其和里海国家与莫斯科和北京的游戏之中达到自己目的的杠杆。

 

七、土耳其: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土耳其分别是G20和北约成员国。俄乌天然气危机爆发之后,土耳其积极游说伊朗参加纳布科项目,因为没有德黑兰的参与,该项目气源地得不到保证。土认为未来实施纳布科项目的主要气源地将是伊朗,而不是里海。伊朗天然气出口潜力巨大,为800-1000亿立方米/年。[17]而从里海东岸向巴库铺设海底管道面临政治和法律障碍。由于海盗猖撅,欧洲从北非进口液化天然气比从波斯湾进口管道气更有风险。对欧美强硬的伊朗总统内贾德再次当选也不排除伊朗与西方改善关系的可能性。如果伊朗能够在铀浓缩问题上让步,伊朗加入纳布科项目外部障碍将自然消除。伊朗若直接与土耳其合作实施纳布科项 目,将极大降低阿塞拜疆在项目中的作用。如果管道分两期建设,管道供气国首先是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
  伊朗与土耳其的天然气运输合作一度受到两国在本地区的竞争和北约的压力而受阻。在新的地缘政治形势下,伊土合作将使两国对欧洲能源供应多元化发挥关键的气源地和过境国的角色。如果欧美刻意修复与伊朗关系,那么俄罗斯对伊朗甚至整个中东的影响将被弱化。2009年3月3日,俄能源部长什马特卡在德黑兰表示,俄罗斯在伊朗向欧洲出口天然气问题上展开合作,俄罗斯愿与伊朗联手开发欧洲天然气市场。[18]对华盛顿来讲,土耳其今天已成为一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可以撬动欧亚大陆的权利均衡向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或者反方向发展(这依赖于土耳其与莫斯科的关系紧密程度和土耳其在关键的能源管线选择中所扮演的角色)。[19]
  2008年12月16日土耳其总统阿卜杜拉•居尔与来访的保加利亚总统格奥尔基•拍尔瓦诺夫讨论了纳布科项目。居尔说,涉及这个项目的最重要的问题是获得足够的天然气,来自伊朗和伊拉克的天然气可以帮助注满纳布科管道。土耳其可以通过一条新建的管道从伊拉克进口天然气以及从伊朗购买更多 的天然气来注入纳布科管道。2009年2月19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会见了来访的克罗地亚总理萨纳德,土耳其建议把来自里海和中东的天然气通过管道进入巴尔干半岛,连接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和黑山共和国,并进入奥地利。土耳其成为欧盟进口中东和里海天然气的关键枢纽。

 

经由土耳其的潜在天然气供应


 
国家
运能(bcm/年)
过境国
到2015年的潜力(bcm/年)
现有系统运能(bcm年)
伊朗
10
土耳其
20-30
3-10
土库曼斯坦
13
伊朗/土耳其
30
13
土库曼斯坦
16
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
30
沙特
10-20
约旦/叙利亚/土耳其
20
阿塞拜疆
8
土耳其
20
8
伊拉克
10
伊拉克
10
埃及
4
约旦/叙利亚
10
未知
  来源:Russian Analytical Digest 53 (2009) The Russian-Ukrainian Gas Conflict, Research Centre for East European Studies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www.res.ethz.ch
 

  土耳其与美国关系2003年出现裂痕,它反对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且拒绝美军在其境内部署部队。近年来土耳其在伊朗及其核问题、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等间题上与美国分歧明显。2009年4月6-7日,奥巴马访问了土耳其,奥巴马给美土之间战略伙伴关系注入新鲜血液。“我给你土耳 其进入欧盟的支持,你打开与我合作的大门。”奥巴马目标是用土耳其打开建设纳布科的僵局。[20]加入欧盟是土耳其政府夙愿,但塞浦路斯问题、亚美尼亚种族屠杀问题等让土在欧盟大门之外苦候了20余年。埃尔多安政府越来越浓重的伊斯兰色彩更让欧洲疑惧。纳布科项目谈判启动后,土坚持以优惠价获得大大高于国际标准(上限为10%)的过境气份额(15%),也让欧洲心生戒备。
  奥巴马与土耳其领导人讨论了加强两国伙伴关系以应对地区挑战,美国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土耳其1987年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获候选国资格。
  2005年土耳其同欧盟启动入盟谈判。由于双方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存在分歧, 谈判2006年部分冻结,2007年恢复。因塞浦路斯和德法等国反对,土耳其入盟谈判进程近期难有大进展。
  作为北约成员国中唯一的伊斯兰国家,土耳其是美国在介于欧洲、高加索以及中东这一战略区域内的亲密盟友,其“中介”身份,对于美国具有跨地域、跨宗教等桥梁意义。

 

八、美国伊朗关系走向是关键
  2008年7月,美国副国务卿威廉•伯恩斯首次参加与伊朗核会谈,被视为布什政府迈出了美伊直接谈判的第一步。2009年1月11日奥巴马表示,美国在处理伊朗问题上将采取新方式,美方愿意以外交方式解决同伊朗的矛 盾。奥巴马上任后奉行“新中东政策”,主动寻求实现巴以之间以及阿以之间的和平,力争改善美国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形象。德国外交政策委员会俄罗斯和独联体项目经负责人拉尔认为,美国奥巴马总统已经发出重要信号。美国建议把南流、纳布科以及其他管线纳入一个统一的项目,以免造成新的地缘政治对立,现在美国需要俄罗斯一起来解决伊朗等全球性问题。要为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营造气氛。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尤其不愿意因为纳布科话题与俄罗斯发生争吵。美国目前不愿意支持积极推动纳布科项目的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而愿意奉行折中政策。[21]
  2009年1月15日,即将出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在致参议院的信中回答共和党参议员卢格的问题时表示,“顺利推进纳布科战略以及在南部走廊建设其他同往欧洲市场的天然气管道需要各方包括美国政治高层的持续协作。”美国将与欧盟签署关于纳布科天然气管道的政治协议,以促进欧盟伙伴国天然气供应来源多元化。但美国总统欧亚能源特使勃登•格雷2009年1月28日在华盛顿举行的“里海能源:美国、欧盟与俄罗斯”国际会议上强调,南高加索地区管道建设问题谈判应加紧进行。他认为,里海盆地能源利用对全球能源安全以及对美国和欧盟都十分重要。美国奥巴马新政府对外政策之中把能源安 全问题作为优先方向之一。美国仍将继续深化与阿塞拜疆双边关系。“只有借助这种关系才能预见里海整体潜力。”格雷指出,欧洲在寻找新的天然气来源地之时,更应当重视里海盆地作用。因为这一地区在2020年能够对欧洲国家每天提供其所需求的1.2亿立方米的5000万立方米,约占41%。他判断,未来俄罗斯天然气对欧洲供应将会减少。“目前俄气占欧洲天然气需求的25%。受当下金融危机影响,俄罗斯对油气开发的投资能力下降,对欧洲供气将出现困难。”[22]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理查德•霍格兰德2009年2月表示,支持跨里海油气运输是美国的一项长期政策。[23]2009年3月12日欧洲委员会能源政策与安全问题代表表示,南部能源走廊不仅只有源于里海的纳布科项目,还应有其他来源地。对此美国国务卿副助理表示,美国不正面看待伊朗参加纳布科项目。[24]
  把俄罗斯纳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是奥巴马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美国应对全球挑战的客观需要,也是其平衡美欧关系乃至美中关系需要。美倡导无核世界,主动放弃东欧反导计划,寻求俄配合解决全球热点问题,美俄关系出现改善迹象并在推动削减战略武器谈判方面取得新进展。2009年7月7日奥巴马访俄时说:“美方愿意和俄罗斯共同构建一个使大家都更安全的导弹防御体系。如果来自伊朗的核威胁和导弹威胁被消除,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动力将不复存在。”美国助理国务卿菲利普•戈登7月28日表示,美国不排除俄罗斯满足一定条件时加入北约的可能性。但一般认为,俄对美关系是有底线的。俄不会改变本国发展战略,短期内加入北约不太可能。
  美国对伊朗这一波斯湾一里海国家的制裁也有控制该国丰富的油气资源的因素。伊朗不让美国公司进入,美国就不让别国进入。在伊朗政府不放弃反美之前,美国以伊朗企图发展核武器、支持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反对和准备进攻 以色列等借口,对伊朗实行单方面制裁,反对外国公司与伊朗开展油气合作,阻止伊朗进入国际社会。同时美国阻止里海石油经过伊朗进入波斯湾市场,严重损害里海盆地中亚新兴产油国利益。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希望修建过境伊朗的输出油气,伊朗也极力扩大与中亚里海国家联系,通过发展与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及日本的关系来抵消美国压力和影响。2006年5月BTC管道和中哈管道正式投入运营,被认为是里海地区地缘政治和经济中的核心事件。美国和中国以此改变已形成的力量平衡,同时俄罗斯垄断里海油气的过境国地位 受到一定程度动摇。美国在里海地区的政策方针是遏制俄罗斯和中国对中亚-外高加索原苏联国家的影响,加强对新兴产油国影响力。北约在俄西部加快推进东扩步伐,2010年后北约可能吸纳独联体国家作为新成员国;在里海东部的西太平洋地区强化美日安保同盟,在里海南部波斯湾和南亚阿富汗一巴基斯坦地区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和政治渗透。美国推动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强化在中东一中亚一里海一外高加索油气产区和运输通道的存在,以控制输油管道来主导该地区石油流向地中海。
九、俄美欧土等国能源博弈模型
  构建一个博弈模型前提条件是要明确行为者、博弈规则、行为者每个选择条件下的收益。以此建立支付矩阵或者叫做收益矩阵并做出每个行为者在所限定条件下的支付函数,并找出可能的均衡解。
  俄欧之间天然气相互依赖难以改变。俄罗斯对欧洲和土耳其天然气出口不仅是俄罗斯重要外汇来源,也能对国内过低的天然气价格进行巨大补偿。但这种相互依赖的脆弱性在连续2个冬天的俄乌天然气争端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俄乌上演“斗气”显然是不符合俄欧各自的利益,所以背后必然有其余的外部行为者在“挑唆”乌克兰断气或者私藏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这个角色无疑是美国。美俄角力造成了中东欧国家的天然气供应受到中断的威胁。波兰仅有维持两周消费的天然气储备,德国也只有40天,欧盟能源安全首要目标之一是维护稳定可持续供应。俄罗斯有绕过美国可以肆意插手的乌克兰的“动力”,且俄希望用天然气供应和价格问题对乌克兰2010年1月总统选举结果施加影响,如果乌未来总统有意愿改善乌俄关系,“南流”经过土耳其水域的方案可能改变。
  美国支持欧盟尽可能减少对俄天然气的依赖,打压俄天然气出口创汇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俄与欧盟在绕过乌克兰这一问题过境国方面的想法是基本一致。俄“南流”修改原路线,特意绕开乌克兰,过境土耳其黑海水域有战略考虑。但欧盟和俄罗斯的分歧在于替代的线路由谁主导以及气源地和过境费问题,尽管管道最后都通至欧洲消费国。欧盟共识是,俄“天然气沙皇”的垄断影响到供应安全,多元化二更安全。

 

收益矩阵


 
 
纳布科
南流
俄罗斯
al (-3)
a2 (-3)
欧盟
b1 (2)
b2 (1)
美国
c1 (3)
c2 (-3)
  (*)为了表达直观,里面是一个可能的取值。
 

 俄罗斯公开反对纳布科方案,负收益很明显。美国和俄罗斯正相反,收益明显。有几个趋向不明确的行为者,其中包括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德国。“北流”是这三条管线中最有希望的。如果北流提前建成,可使德国在纳布科争端中居于超然地位。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作为主要气源国,不想开罪欧俄两方,但它们的选择是有余地的。在不同的外部因素刺激下,它们的行为也将不同。上述矩阵可以打开表达为:
 

欧盟“纳布科”和俄罗斯“南流”天然气管道对相关国家的利弊分析


 
国家
纳布科影晌
南流影响
俄罗斯(资源国和过境国)
利:无
利:增加对欧盟东部天然气出口的垄断;与欧盟合作的筹码增加
弊:减少欧盟东部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依赖
弊:无
欧盟(两线目标消费区)
利:促进天然气进口多元化,减轻对俄罗斯油气依赖
利:获得更多的天然气进口。
弊:土耳其加入欧盟筹码增加
弊:增加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依赖:土耳其进入欧盟的祛码增加
美国(霸权国)
利:减轻欧盟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可以得到欧盟更大支持
利:无
弊:无
弊:增加欧盟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紧密的俄欧关系削弱美对欧洲安全影响力
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气源国)
利:获得新的出口渠道,获得新的出口收入来源。增进和欧盟的关系
利:获得新的出口渠道,获得新的出口收入来源。增进了和俄罗斯的关系
 
弊:单独向纳布科供气则会损害与俄关系,两条管道同时供气则可避免之
弊:单独向南流供气不会增进与欧盟关系,两条管线同时供气则可避免之。增加对俄出口 过境依赖
土耳其(过境国)
利:收取过境费。加入欧盟筹码增加
利:收取过境费。增加加入欧盟的筹码,增进与俄关系
弊:无
弊:无
中国(消费国)
利:无
利:无
弊:增加同中国一中亚管线气源国竞争。提高采购价格
弊:增加同中国一中亚管线气源国竞争。提高采购价格
伊朗(资源国)
利:南线可能吸纳伊朗天然气经土耳其进入欧洲;若纳布科南线受阻,可探讨通过亚美尼亚进入土耳其
利:无
弊:无
弊:可能导致土库曼对伊朗北部天然气供应量减少或价格提高
乌克兰(消费国和过境国)
利:探讨实现“白流”作为其支线经过格鲁吉亚和黑海底进入乌克兰
利:无
弊:无
弊:失去潜在中亚气源地;丧失减少对俄气依赖远景

  大国与伊朗间进行的政治博弈,使伊核问题有一发牵动全局之势。2010年1月16日美、中、俄、英、法、德六国代表在纽约讨论制裁伊朗的会议无果而终。美、英、法、德主张立即制裁伊朗,逼迫伊朗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交换浓缩铀的建议,中俄主张继续通过谈判解决伊核间题。欧盟在伊核问题上始终扮演着重要的外交斡旋角色。出于强化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的战略 需要,欧盟在2003年伊朗核问题初露端倪之时就率先介入调解。为保护在中东传统的经济和战略利益,掌握中东和平进程的主导权,欧盟不希望伊核问题脱离外交轨道解决,曾不遗余力地把美国和伊朗拉到谈判桌前。伊朗政府核立场强硬,常使欧盟陷于两难选择。欧盟将力促美伊和解,通过“纳布科”项目运作施展对美俄伊和中亚一外高加索资源国和过境国多边外交,在伊朗选择“合作”与“孤立”之间发挥关键作用。
  [本文为作者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俄罗斯能源资源战略与油气外交研究》(03BGJ023)的补充部分。]
  注释:
  [1]财团组成:OMV Gas&Power GmbH(奥地利),MOL(匈牙利),Bulgargaz(保加利亚),Transgaz(罗马尼亚),Botas(土耳其)以及RWE Supply&Trading GmbH(德1A),上述参加国公司各占16.67%股份。2008年12月,OMV和RWE在伦敦注册公司Caspian Energy Company (CEC),主要任务是研究从里海向欧洲运输天然气的可行性。波兰PGNIG公司也准备加入纳布科项目。
  [2]巴库一第比利斯一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即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South Caucasus GasPipeline,简称SCP)o 2004年10月21日BP宣布开工建设,己按计:VlJ于2006年第四季度供气,年输气能力为72亿立方米。承建商为希腊公司和法国一美国联合公司,钢管由日本Sumitomo公司提供。至此BP共投入阿塞拜疆150亿美元。
  [3]杨洁勉:《国际危机泛化与中美共同应对》,时事出版社,2010年,第309页。
  [4]南流天然气管道项目,穿越黑海海底,从新罗西斯克到保加利亚(在其境内向西北或西南延伸),长度900公里,最大水深为2000米。计划2013年开工。南流管道将每年向巴尔干半岛国家以及欧洲其他国家输送310亿立方米的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的天然气,这条管道的天然气输送能力未来可增加160亿立方米。参与这个项目的国家有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意大利和希腊。
  [5]US Strategy of Total Energy Control over the European Union and Eurasia.“美国对欧盟和欧亚能源的完全控制:纳布科,土耳其,欧盟和奥巴马的地缘政治学”,www.globalresearch.ca/index.php?context=va&aid=14412. Global Research, July 17, 2009。
  [6]同上。
  [7]《俄生意人报》,2008年4月15日。
  [8]北流天然气管道项目,从俄列宁格勒州维堡市到德国的格拉夫斯瓦尔德市(Greifswald),穿越波罗的海海底,长度1200公里。计划2012年完工。俄还计划修建通往加里宁格勒得支线。德国原总理施罗德是项目总负责人。波罗的海国家表示担心北流天然气管道将可能对环境造成影响。德国巴斯夫集团(BASF SE)和E. ON公司持有该项目股权。
  [9]http://www.rusenergy.com/?page=news&id=104038.
  [10]http://www.rusenergy.com/?page=news&id=105500.
  [11]http://www.rusenergy.com/?page=articles&id=879.
  [12]Иранский газ "повернут" против России? http://www.rgxu/2009/02/12/gaz-iran.html
  [13]http://www.oilru.com/news/109047/.
  [14]http://www.oilru.com/news/115339/.
  [15]http://www.iran.ru/rus/news iran.php?act=news by_id& n=1&news_ id=56334.
  [16]终刚:“纳布科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能源项目”,《中国青年报》,2009年07月19日。
  [17]http://www.rusenergy.com/?page=news&id=100521.
  [18]http://www.iran.ru/rus/news_iran.php?act=news_by_id&_n=1&news_id=56173.
  [19]F.William Engdahl, "War, Oil and Gas Pipelines: Turkey is Washington's Geopolitical Pivot," Global Research, April 14, 2009.URL of this article: www.globalresearch.ca/index.php?context=va&aid=13171.
  [20]www.globalresearch.ca/index.php?context=va&aid=14412. Global Research, July 17, 2009.
  [21]http://www.oilru.com/news/111764/
  [22]http://www.rusenergy.com.
  [23]http://www.rusenergy.com/?page=articles&id=1001.
  [24]http://www.iran.ru/rus/news iran.php?act=news by-id&-n=1&news id=56314.
《国际展望》2010年第2期


 

(责任编辑:中国石油大)
 站内搜索

 公告 公告

石大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入选教育部2017年度国别

联系方式:北京市 昌平区 府学路18号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 电话:86-10-89739267 电子邮件:pcw@cup.edu.cn邮编:102249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