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扫描
 当前位置: 主页 > 石油政治 >

纳布科天然气管道与欧俄能源博弈
时间:2012-08-31 22:57  来源:未知  作者:庞昌伟&张萌 点击: 

核心提示
欧盟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严重,俄乌天然气纠纷凸显了欧盟能源政策的脆弱性。欧盟能源多元化战略中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引起俄欧围绕气源地和运输通道铺设的路线而在中亚-里海盆


纳布科天然气管道与欧俄能源博弈

庞昌伟、张萌


  【内容提要】 欧盟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严重,俄乌天然气纠纷凸显了欧盟能源政策的脆弱性。欧盟能源多元化战略中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引起俄欧围绕气源地和运输通道铺设的路线而在中亚-里海盆地、伊朗和外高加索以及土耳其、东欧等过境国展开能源地缘政治博弈,其结果将影响欧俄美关系的进程及对中国-中亚管道气源地形成竞争,而中亚天然气进入中国则是一种互惠的理性选择。俄主导的南溪管道与纳布科管道展开气源地之争,欧盟选择从伊朗进入纳布科取决于伊核问题的解决前景和美伊关系走势。俄格战争导致南高加索局势动荡阻碍纳布科项目的顺利实施。而在俄欧之间则存在着一种“能源相互依赖”,通过建立俄欧之间能源博弈模型所抽象出来的依赖与竞争表明,俄欧双方更多是通过改变自身收益来达到影响对方行为的目的,双方博弈也是非静态的,各自收益变量不断变化,导致现实中的“均衡解”也不断发生变化。俄罗斯对欧盟施加压力的成本增高,有利于欧盟能源进口多元化格局的形成。
  【关键词】 纳布科管道;投资;气源地;博弈
  【作者简介】 庞昌伟, 1966年生,中国石油大学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张萌, 1984年生,中国石油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2008级硕士研究生。(北京 邮编: 102249)
  【中图分类号】 D81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9550(2010)03-0116-25

 

  欧盟是俄罗斯传统的油气出口市场,对俄能源依赖严重。目前,欧盟年进口天然气约3 000亿立方米。2008年,欧盟进口俄罗斯天然气1 844亿立方米,占欧盟天然气进口的2/3。2008年,欧盟天然气消费量为4 901亿立方米,占世界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6. 2%;石油消费量为7. 03亿吨,占世界石油消费总量的17. 9%。[1]欧盟是俄罗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欧盟27国占俄罗斯贸易额的52. 3%,而对欧盟能源出口占俄罗斯出口额的68. 2%,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占俄罗斯的67%。俄罗斯是欧盟最重要 的能源伙伴,欧盟石油消费的33%、天然气消费的46%、浓缩铀消费的27%以及煤炭消费的17%均来自俄罗斯。[2]在普京时代,俄罗斯动辄对独联体内那些倾向西方的国家以及欧洲运用“能源武器”施压,以实现本国的政治和经济目的。2006年1月,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冲突导致俄罗斯对中东欧天然气供应中断,欧盟领导人决定加快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2008年8月,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战争冲突使欧盟获取中亚油气的计划一度中断,能源安全问题凸现。2009年1月,俄乌天然气争端再次上演,又导致对中东欧十余国“断气”两周,更促使欧盟启动纳布科(Nabucco)[3]天然气管道项目。
一、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建设背景
  2004年6月24日,在欧盟支持下,各国财团成立了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Nabucco Gas Pipeline International GmbH. )。[4]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走向是:在已建成的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BTE,又名SCP)[5]的基础上,经过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把中亚和里海国家(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及俄罗斯)天然气输往东中欧的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奥地利的鲍姆加登。管道分别以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土耳其和伊朗边界为起点,与巴杰(BTC)石油管道平行建设,长度3 300公里(2 050英里),其2/3的管线经土耳其过境。管道计划于2011年开工、2014年竣工,输气量为310亿立方米/年(一期工程为80亿-100亿立方米),工程造价79亿欧元。
  2007年6月25日,欧盟能源委员与中欧过境国签署了跨里海天然气管道(TCGP)建设条约。跨里海天然气管道是纳布科天然气管道的起点,还计划修建到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的支线。纳布科项目的气源地有: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伊朗和伊拉克。管道南部支线可吸纳伊拉克、伊朗等波斯湾国家天然气。该项目的实施牵动着大国关系的神经,欧盟和俄罗斯为了维护自身地缘政治与经济利益在上述地区展开了能源博弈。
  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西方国家就设计了一条中东天然气进入西欧的管道:即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斯坦-伊朗-土耳其-希腊-南斯拉夫-中欧-西欧一线。60年代末,伊朗与苏联达成过境苏联对欧洲出口天然气协议;苏联力争伊朗天然气经过本国输出,以防止伊朗天然气绕过苏联进而取代苏联垄断欧洲天然气市场,但由于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1980~1988年两伊战争以及1991年底苏联解体等历史事件相继发生,上述方案未能实施。早在1990年,伊朗与法国就签署了供气协议,由于苏联解体,原计划经过原苏联外高加索地区和乌克兰过境到欧洲的管道未能铺设。
  1998年10月29日,土耳其和土库曼斯坦签署了《关于执行土库曼斯坦-土耳其-欧洲跨里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协议》; 1999年5月21日,土耳其国家天然气公司(BO-TAS)和土库曼斯坦政府签署天然气贸易框架合同,从2002年起,土耳其每年在跨里海天然气管道300亿立方米输气量中购买160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其余140亿立方米出口欧洲。1999年夏季,作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过境国的阿塞拜疆发现了沙赫-杰尼兹大气田,声明要利用该管道经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对欧洲出口天然气。[6]
  2008年,伊朗与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签署了通过土耳其交付伊朗天然气的长期供气协议,伊朗也与法国、奥地利和卢森堡进行了供气谈判。由于俄罗斯天然气开发成本昂贵,伊朗天然气比俄罗斯开发成本低15% -17%,因此具有竞争力。但是,伊朗和俄罗斯均为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 2008年12月成立)的成员国,俄伊两国借口维护里海水域的生态安全,反对修建美国支持的从哈萨克斯坦到巴库段的跨里海天然气管道。由于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延伸至欧洲面临气源不足等问题,欧盟决定引入伊朗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进入欧洲,与俄罗斯天然气进行竞争。
  欧盟与俄罗斯围绕里海油气运输管线的争夺日益激烈:通过各自主导的跨里海、滨里海天然气管道以及哈萨克斯坦里海石油运输体系展开博弈。俄、欧、美围绕纳布 科管道的建设路径在过境国之间投棋布子,筹谋新一轮博弈的大棋局。2009年7月13日,土耳其、奥地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五国在安卡拉签署了建设纳布科管道的政府间协议,欧盟主席若泽•曼努埃尔•杜朗•巴罗佐(Jose Manuel DuraoBarroso)以及近20个国家的代表出席签字仪式。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将为纳布科项目提供金融支持。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Tayyip Erdogan)表示,纳布科输气管道将有助于推动其他工程,土耳其期望里海地区和中东地区,特别是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伊拉克和埃及能参与欧洲能源安全计划。
  (一)纳布科项目投资问题
  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将在2010年做出投资决策, 2010年上半年签署首批天然气运输合同,并于2011年开工建设管道。2009年1月12日,欧盟国家能源部长在布鲁塞尔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应对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之争给欧洲造成的“断气”危机的对策。会议决定,欧盟在中长期内将力求将能源来源多元化,以改变严重依赖俄罗斯的局面,确保欧洲能源安全。
  2009年1月27日,纳布科布达佩斯峰会签署的《布达佩斯宣言》规定,不论是能源供应国还是中转国,都应该对纳布科项目建设进行直接投资,要求各大能源公司直接参与工程建设。潜在的供气国如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也派代表与会,但原则上都不愿自己出资铺设新管道。2009年春,纳布科项目被列入欧洲委员会能源安全战略规划。欧盟能源委员安德瑞斯•皮耶巴尔戈斯(Andris Piebal-gs)表示,纳布科项目具有经济和政治性质,但必须为实施该项目寻找资金。由于德国反对用纳税人的钱来建设纳布科管道,欧盟仅为项目提供贷款和担保。欧盟决定从35亿欧元的欧洲安全基金中划拨2. 5亿欧元作为项目发展基金,但不进行直接投资。2009年2月11日,世界银行代表在 土耳其宣布,如果天然气生产国能够保证对纳布科管道供气,世界银行将提供贷款建设该管道。2009年3月19日,欧盟领导人布鲁塞尔春季峰会在原则上通过了捷克提出的“2009~2010年能源基础设施领域优先项目清单”,作为欧盟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投资总金额50亿欧元,其中包括绕过俄罗斯的纳布科项目,获得2亿欧元的前期资助。东欧国家特别是波兰极力倡议实现这个项目。[7]为促进天然气来源多元化,该峰会决定修建纳布科管道以及连接欧盟成员国管道。捷克获得0. 35亿欧元建设新的天然气储气池。[8]乌克兰舆论认为,欧盟不愿出资修建纳布科项目,使俄罗斯主导的绕过乌克兰的北溪(South Stream)和南溪(Nord Stream)天然气管道项目[9]更具有竞争力。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将通过波罗的海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将通过黑海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欧洲东南部地区,而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将通过土耳其把中亚国家的天然气泵送到西欧。
  2009年3月27日,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常务董事、纳布科项目运营公司经理莱因哈德•米切克(Reinhard Mitschek)表示,这条计划投资79亿欧元、旨在减轻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管道需要,在该条管道过境国政府之间签署一项政府间协议。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股东和欧洲重建和发展银行将分 别提供这个项目所需资金的30%和20%。此外,出口信贷机构也表示有兴趣对该项目提供资金。[10]
  2009年4月24-25日,在索非亚举行的世界能源会议讨论了俄罗斯以及中亚、中东能源供应国与欧洲能源消费国之间的能源供应安全与合作问题。2009年4月28日,在巴库举行的第三届里海国际贸易与运输国际会议上,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奥地利代表宣布:目前,欧盟正与所有过境国进行谈判。项目将于2011年开工, 2014年竣工, 2020年前达到310亿立方米设计输气量。[11]
  欧盟对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建设前景日趋乐观。2009年5月24日,在保加利亚索非亚召开的“欧洲天然气:安全和伙伴”天然气峰会上,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总裁米特舍克表示, 2010年决定投资建设纳布科管道将导致气源地有关国家探明天然气储量的增长。欧盟不排斥任何气源地,期待来自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伊朗、埃及和伊拉克的天然气,深信达到最大输气量的时间比预想的要早。[12]2009年6月24日,欧委会主席巴罗佐在《面向21世纪的欧洲能源政策》报告中提出,我们期待最好的,但不得不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俄乌天然气争端在这份报告中占据了主要位置,而纳布科天然气管道是防止供应中断的战略选择。欧盟对欧俄能源伙伴关系有系统考虑。欧洲于1991年推出《能源宪章条约》, 1995年底公布了欧盟能源政策《白皮书》。近年来,欧盟又相继出台了两部能源战略报告,[13]其共同目标之一就是保障俄罗斯能源供应的稳定性。俄乌天然气争端使“预防与准备”机制成为欧盟的首选。欧盟从俄罗斯和中亚在建和拟建的进口天然气管道见表1。
  (二)纳布科天然气管道气源地
  欧盟的主要国家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由于天然气来源较中欧国家有保障,对实施纳布科管道尚无兴趣。该项目气源地难以落实,阿塞拜疆最多能够提供80亿-90亿立方米/年;[14]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伊朗、伊拉克和埃及等国面临各种障碍,土耳其希望获得纳布科管道15%的天然气供应内需。土耳其在欧洲天然气多元化战略实施中居于重要地位,纳布科将是土耳其加入欧盟谈判时的重要筹码。欧盟担心,土耳其会成为中东、中亚和俄罗斯天然气的集散地,不愿作为单纯的过境国而是把天然气加价转卖给欧盟。英国皇家国际关系学院俄罗斯与欧亚课题组组长詹姆斯•西尔(James Hill)2009年2月10日表示,如果纳布科项目不能落实资源地就找不到投资方。“项目的气源地应当是伊朗或中亚,如果仅仅是阿塞拜疆是不现实的。”[15]西尔认为,俄罗斯比西方更了解中亚国家内部事件的走向。另外,中亚国家的能源除了满足俄罗斯的需求之外,还要满足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在此背景下,俄罗斯会更少照顾西欧关切,其言外之意是俄仍在掌控中亚事务。
  2009年,纳布科的资金保障问题出现了积极变化:其一,伊拉克天然气将成为纳布科管线的重要来源之一。其二,项目股东之一的德国莱茵集团电力公司于2009年4月16日同土库曼斯坦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准备开发土方里海大陆架,并将土方天然气输往欧洲。其三,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天然气气田沙赫-杰尼兹产地第二阶段开采的天然气将有很大一部分供应纳布科。
表1 俄罗斯、中亚主要通向欧洲的三条(潜在的)天然气管线细节


项 目 管 线
北溪(2001年10月) 纳布科(2009年7月) 南溪(2007年6月)
参与者*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51%,俄罗斯);亿昂集团鲁尔天然气公司(20%,德国);巴斯夫集团沃特希尔公司(20%,德国);荷兰天然气联合公司(9%,荷兰) 土耳其国家天然气公司;比利时能源集团;匈牙利油气集团;奥地利油气集团;德国莱茵集团电力公司;罗马尼亚天然气运输集团(各方持有股份均为16.67% )。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俄罗斯);埃尼集团(意大利)
技术细节 维堡(俄罗斯)-格拉夫斯瓦尔德(德国);长度: 1220公里运能: 550亿m3/年(两条275亿m3管线并行);投入使用运营时间: 2010年;成本: 74亿欧元 格鲁吉亚/土耳其和(或者)伊朗/土耳其边界-鲍姆加滕(奥地利);长度: 3300公里;运能: 310亿m3/年;投入运营时间: 2014年第一期, 2015年第二期;成本: 79亿欧元 伊扎比利诺耶(俄罗斯)-瓦尔纳(比利时);运能: 300亿m3(或者550亿m3);投入运营时间: 2013年;成本:未知
(潜在的)供应源 罗斯科耶(ABC1类天然气8252亿m3, C2类天然气2089亿m3);亚马尔半岛16tcm天然气储藏(ABC1类+C2类),塔兹湾(8000亿m3-7. 5万亿m3),什托克曼气田(3. 7万亿m3) 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跨里海)、埃及(阿拉伯管线)、俄罗斯(南溪)和伊朗 沙赫-杰尼兹二期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跨里海管道潜在的俄罗斯气源地**
潜在的市场 德国、乌克兰、荷兰、丹麦 匈牙利、捷克、奥地利、罗马尼亚、比利时、斯洛文尼亚以及潜在西欧国家 北线:匈牙利、奥地利、斯洛文尼亚、意大利;南线:希腊
运营环境 受到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和波兰的强烈反对;供应源依然存疑;可赢利性和安全也是问题 存在可能中东替代性来源(伊拉克、伊朗);没有确定的供应源保障 经过乌克兰或者土耳其境内的海底管线;供应源尚不明确;成本未知

  *括号内百分数为各公司所占项目股份,**是指尚未确定的气源地,m3为立方米天然气。
  资料来源:Kari Liuhto,EU-Russia Gas Connection: Pipes, Politics and Problems, Pan-European In-stitute,August 2009。
  2009年11月3日,伊朗和土耳其签署能源领域合作协议。按照对等原则建立一家合资公司,经营过境土耳其每年向欧洲出口350亿立方米伊朗天然气,两国还决定投资20亿美元在伊朗北部建设一座炼油厂,两国将在五年内实现300亿美元的贸易 额。此前,伊朗石油部开始与欧洲和西方能源公司洽谈加入纳布科项目问题,西方能源公司对伊朗加入纳布科项目表示欢迎。伊朗是土耳其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国,仅次于俄罗斯。土耳其欢迎伊朗加入纳布科项目以帮助欧盟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伊朗选择对欧洲出口天然气的过境方案有:经过阿塞拜疆或者伊拉克和叙利亚经土耳其到意大利,伊朗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过境运输费过于高昂。瑞士已经开始与土耳其谈判从土耳其过境购买伊朗天然气事宜。2008年,瑞士的电力公司劳芬堡(EGL)公司与伊朗签署为期25年的价值130亿美元的天然气合同。但是, 2009年11月3日,德国莱茵集团电力公司执行总裁于尔根•格罗斯曼(Juergen Grossmann)表示,把阿塞拜疆、伊拉克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纳入纳布科就已经足够了,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公司没有计划吸纳伊朗加入纳布科财团。
  2006年12月,欧盟与哈萨克斯坦签署能源谅解备忘录。2008年4月,欧盟与土库曼斯坦达成协议,从2009年1月起,土库曼斯坦每年向欧盟供应100亿立方米天然气,将占欧盟天然气进口量的3%。2009年2月中旬,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总理托博拉内克(Mirek Topolánek)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开始为纳布科管道落实气源地。同年2月13日,托博拉内克在土库曼斯坦指出,欧盟和土库曼斯坦正在走向高水平的伙伴关系。“欧盟极度需要稳定的油气供应,而土库曼斯坦油气资源丰富,正在实施资源出口多元化政策。”土库曼斯坦总统库尔班古力•别尔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回应说,土方能源资源潜力足以保证实施所有的国际项目,照顾各方利益。
  2009年4月16日,土库曼斯坦与德国莱茵集团股份公司签署《土库曼斯坦政府与德国莱茵集团关于长期合作的备忘录》,双方商定开展天然气领域的长期合作被视为支持纳布科项目并促进其实施的重要一步。文件涉及里海天然气区块勘探和开发,建设天然气运输系统。莱茵集团股份公司是纳布科项目的股东,土方允许其按照《产量分成协议》开发里海23号大陆架区块以及寻找向欧洲出口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新途径。2009年4月22日,欧洲议会表决通过了欧盟与土库曼斯坦签署的合作协议。
  欧盟内部东中欧国家与西欧国家特别是法、德、英之间的关系出现紧张。2008年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欧盟通过了能源与气候一揽子协议,这一雄心勃勃的协议引发东欧国家不满。根据协议东欧国家将被迫高价使用逐渐被西欧弃用的煤炭,而煤炭至今仍是东欧国家的主要能源。另外, 2009年初,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之 争致使东中欧国家几乎全部“断气”,而西欧国家基本未受影响。受西欧大国“事不关己”的影响,欧盟在此次“断气”事件中的立场有袒护俄罗斯之嫌,令东欧国家感到寒心。金融危机是对欧盟团结的一次严峻考验。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截至2008年底,东欧国家外债总额已超过1. 54万亿美元,东欧邻居欠了西欧银行大约1. 3万亿欧元,几乎相当于其中任何一个国家主要银行的全部资产。[16]欧盟对处在危机中的东欧国家援助不力,东欧国家重演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后果。而天然气管道路线选择,对西欧是经济问题,对东欧则是能否摆脱俄能源讹诈的国家安全问题。
  俄乌天然气冲突对《俄欧伙伴关系条约》谈判也产生一定的影响。2009年1月29日,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致信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建议在签署新的《俄欧伙伴关系条约》[17]时加入“能源安全”条款,以防止类似冲突的发生影响欧洲能源安全。默克尔在信中迫切要求欧盟支持三个新的欧洲天然气管道项目,其中包括俄罗斯的两个旨在把俄罗斯天然气通过波罗的海和黑海泵送到欧洲的天然气管道项目。默克尔在信中还呼吁欧盟要求欧洲能源公司投资俄罗斯高垄断的天然气领域。她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简称“俄气”)北溪管道和南溪管道以及得到欧盟支持的纳布科管道项目时评价说,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在天然气问题上再次发生争端导致了欧洲多个国家天然气供应中断,因此,这三个天然气管道项目对欧洲国家来说非常重要,能使欧盟天然气供应来源和通道实现多元化。2009年3月2日,俄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表示,要完善调解能源冲突的国际法律基础,法律缺失导致2009年1月俄乌天然气冲突中能源宪章调解功能失灵。现行能源宪章过多保护消费国单边利益,需要考虑生产国和过境国利益。[18]
  欧盟介入乌克兰输气系统现代化改造工程。乌克兰输气系统对欧盟能源供应至 关重要,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80%经由乌克兰老化的管网输送。俄罗斯一直想通过出资改造来控制乌克兰输气系统,但遭到乌方拒绝。俄罗斯建议创建一个由俄罗斯、乌克兰和欧盟公司组成的财团来运营乌克兰的天然气管网,乌克兰可以向财团出租管线。
  2009年11月16日,俄罗斯与欧盟在莫斯科签署了建立能源领域早期预警机制备忘录,以确保俄对欧盟的能源供应畅通和突发情况的应对。文件涉及天然气、石油和电力等能源供应问题,规定了欧俄双方能源信息通报系统的运行过程以及双方专家在突发情况下的合作工作流程。2009年11月18日,欧盟-俄罗斯峰会在斯德哥尔摩结束。欧俄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在应对气候变化和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俄方在峰会上同意,到2020年俄罗斯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20% -25%,而俄方原定这一时期的减排目标是10% -15%。俄罗斯是欧盟的能源供应大户,欧盟特别强调保证能源供应安全的重要性。欧盟认为,只有确保能源供应的稳定、透明和可预见性,欧盟将来才能与俄罗斯在能源领域建立一种平稳关系。1997年签署的指导欧俄关系发展的文件《伙伴关系与合作协议》已于2007年年底到期,但何时能续签依然遥遥无期。
二、欧盟与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地缘政治博弈
  为了政治改造俄罗斯周边的弧形地带,打造“一个欧洲控制下的独联体”, 2009年5月6日,北约和伙伴关系国在格鲁吉亚境内进行军事演习。此后,欧盟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一系列峰会,一个针对俄罗斯的新地缘政治包围圈悄然浮出水面。2009年5月7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乌克兰和欧盟等国在布拉格召开了“东部伙伴关系”33国峰会,会议主旨是“民主、法律至上、尊重人权、国际法基本准则和市场经济”,这一合作机制为欧盟与东部伙伴国之间的政治协调与未来经济一体化创造必要条件。峰会首次把欧盟的27个成员国和原苏联6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聚到一起。“东部伙伴关系”主要目的就是“加速(欧盟27国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之间的)政治交往和进一步经济融合”。[19]把6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纳入欧洲监管是由波兰和瑞典倡议的。2009年5月7日,土耳其和奥地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德国和匈牙利在布拉格举行“南部能源运输走廊”欧盟峰会并签署实施该项目的政府间协议。同日,在布拉格还召开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明斯克小组成员国峰会。主席国之一的美方代表、负责南高加索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梅修•布赖扎出席会议并表明美国解决纳卡问题的积极立场。
  2009年5月9日,欧盟举行“南部走廊-新丝绸之路”布拉格峰会并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和埃及等国签署“南部能源走廊”计划协议。该协议重申了对纳布科项目的支持,政治声明中提到为管线提供技术与财政支持。但油气上游国家如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则拒绝签署政治声明。乌克兰寄予希望的“白流”项目没有签署。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为了确立自己能源过境国和供应国地位而靠拢欧盟。协议的签署意味着纳布科项目已从讨论进入实施阶段,结束了对纳布科项目合理性的争论。它标志着纳布科项目是美、欧要优先实施的能源项目,将威胁俄罗斯“南溪”项目的实施。
  欧盟“南部能源运输走廊”战略在保加利亚取得初步成效。保加利亚签署了纳布科项目的政府协议,对南溪项目提出质疑。2007年,保加利亚与俄罗斯签署了建设布尔加斯-亚历山德鲁波利斯输油管道协议。2008年1月,保俄两国签署了《“南溪”管道政府间协议》, 2009年5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保加利亚能源公司(BulgarianEnergy Holding, BEH)签署建立“南溪”合资企业协议。但是, 2009年7月10日,保加利亚新当选政府总理、索菲亚市长博伊科•鲍利索夫(Boyko Borisov)致信经济与能 源部长彼得•季米特洛夫(Peter Jimiteluofu),要求停止与俄能源新协议的所有谈判、涉及南溪管线保加利亚段的铺设、俄保天然气供应以及“贝勒尼”核电站建设。批评前任政府没有考虑国家利益和世界金融危机的现实。鲍利索夫要求对布尔加斯-亚利山德鲁波利斯输油管道方案进行严格的环保评价,以确保生态安全为由阻止其建设。新总理没有反对纳布科项目。如果保方决定放弃同俄罗斯合作,那么俄罗斯在东南欧和中欧以及地中海地区的能源战略将遭到致命打击。
  2009年10月6日,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访问哈萨克斯坦,双方签署了能源领域合作协议。法国计划通过“耶斯肯奈-库雷克”输油管道运输石油。耶斯肯奈-库雷克输油管道长度770公里,为哈萨克斯坦里海输油系统的组成部分,该管道用于运输沙赫-杰尼兹和卡尚甘油田的石油,经过里海到达巴库进入巴杰管道。从田吉兹油田到这条管道和阿克套港口的管道距离为950公里。输油能力为5 600万-8 000万吨/年。
  俄罗斯应对西方压力的反制措施是加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该组织成员国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及其集体快速反应部队建设。2009年2月,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首脑莫斯科特别峰会一致同意组建集体快速反应部队。2009年7月30日至8月1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先后访问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并在吉举行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与会各方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快速反应部队建设等问题上的矛盾仍没有得到化解。白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未能如俄所愿在会议期间签署建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快速反应部队的协议,白俄罗斯因2009年6月爆发的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牛奶风波”而拒绝接受由俄罗斯代理的集安组织轮值主席国权力。
  2009年11月16日,俄欧在莫斯科签署建立能源领域早期预警机制备忘录,以确保俄对欧盟能源供应畅通和应对突发情况。文件涉及天然气、石油和电力等能源供应问题,规定了俄欧双方能源信息通报系统的运行过程以及双方专家在突发情况下工作流程。2009年11月18日,欧盟-俄罗斯峰会在斯德哥尔摩结束。俄欧领导人表示,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在应对气候变化和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俄方同意,到2020年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20% -25%,俄方原定这一时期的减排目标是10% -15%。俄欧双方不少合作项目尚未得到贯彻落实。2003年5月,俄欧双方就同意举行谈判建立四个“共同空间”:环境和能源合作的经济空间;自由、安全和司法合作空间;外部安全合作空间以及科技、教育和文化合作空间。这四个“共同空间”是通向俄欧战略伙伴关系“路线图”的主要内容。欧俄关系中存在的分歧与难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俄罗斯是欧盟能源供应大户,欧盟特别强调保证能源供应安全的重要性。欧盟认为,只有确保能源供应的稳定、透明和可预见性,欧盟将来才能与俄在能源领域建立一种平稳关系。
  (一)“天然气冷战”:俄罗斯欲控制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天然气流向
  俄罗斯力争保持对欧盟天然气市场的垄断地位,拦截和控制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天然气加入纳布科管道的进程,为切断纳布科的里海气源而投棋布子,西方称俄对欧正在进行“天然气冷战”。俄罗斯对欧盟采取分而治之的外交政策。俄罗斯与德国共建经北海直达德国的输气管道“北溪”;与意大利政府合作共建通过黑海到达保加利亚的输气管道“南溪”。南溪工程的路线设计与纳布科直接构成竞争关系。俄欲绕过东欧国家,直接对西欧供气,确保商业利益。同时千方百计阻挠东欧国家试图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举措。
  1.南溪与纳布科项目已形成直接竞争态势
  在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支持下,俄罗斯把南溪输气量从300亿立方米增加到600亿立方米,这将直接造成对纳布科气源的拦截。鉴于目前里海天然气资源仅仅能够支撑南溪或纳布科管道之中的一个,俄罗斯将对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和伊朗施压,阻击纳布科的实施。土库曼斯坦和乌克兰分别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出口的气源国和过境国,俄罗斯与乌克兰和土库曼斯坦关系的恶化成为实施纳布科管道的推动力量。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如果采取“多买多支付”的原则来扩大自己对中亚天然气的影响力,俄罗斯就能够阻止纳布科项目的实施,掌控对欧洲和亚洲的天然气供应路线。但这无疑是不经济的,加价再转卖天然气的风险十分巨大。
  实际上,在全球金融危机到来之前,俄对中亚的能源战略亦潜藏危机因素:在向中亚承诺“最具吸引力的”价格的同时,俄气也承担着高风险。2007年12月,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达成天然气统一价格战略并宣布从2009年起按照欧洲价格出口天然气。为有效遏制中亚资源国展开多边能源外交政策, 2008年3月11日,俄气与中亚国家代表达成谅解协议,决定以“净回值(net back)”原则(即欧洲平均价减去输送费和一般的“合理”利润)购买中亚天然气,但中亚国家并未因此停止追求出口多元化。
  2.土库曼斯坦准备加入纳布科
  2009年第一季度,从中亚进入俄罗斯的天然气为1. 75亿立方米。但从2009年4月土库曼斯坦境内天然气管道发生爆炸以来,土库曼斯坦已几乎停止向俄罗斯供应天然气。2009年12月22日,俄土协议于2010年1月初恢复供气,输气量削减到300亿立方米/年。[20]
  2009年7月11日,土库曼斯坦与伊朗达成协议,土对伊天然气出口从80亿立方米增加到140亿立方米,新增出口量将通过2009年第四季度新建成的土伊天然气管道完成,未来将出口量提高到200亿立方米。双方同意每年从位于土库曼斯坦西部的科尔别贾(Korpedie)气田向伊朗供应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另外6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来自位于土库曼斯坦东南部的该国最大气田多列塔巴德(Dauletabad)气田,而该气田是对俄出口主要气源地。土库曼斯坦是中亚地区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近年天然气产量为700亿-800亿立方米,其中500亿立方米过境俄罗斯出口乌克兰,部分出口欧盟, 80亿立方米出口伊朗, 120亿立方米自用。土库曼斯坦与伊朗签署协议前,土库曼总统表示,根据向世界市场多元化出口能源政策,土库曼斯坦正在研究参与大型国际项目的可能性,包括纳布科管道。美国南亚中亚问题代表科洛尔在2009年11月19日强调,土库曼斯坦是重要的战略性油气来源国,具有扩大投资的潜力。美国支持土库曼斯坦采取出口多元化战略,开发替代性的出口路线来扩大消费国基础。
  3.俄争夺阿塞拜疆,欲切断纳布科项目的基本气源地
  为报复欧盟参与乌克兰管道改造工程,俄气与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SOCAR)在2009年3月27日签署谅解备忘录,规定双方必须协商阿塞拜疆天然气的买卖条款,2010年1月开始阿将对俄出口天然气。俄罗斯希望从2010年起通过一条全长200公里的连接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和俄罗斯新菲利亚(Novo-Filya)镇的管道进口阿塞拜疆天然气。两国也有可能交换天然气。根据该项协议,俄气可能通过一条直达伊朗的管道用来自阿塞拜疆的天然气交换伊朗天然气。俄罗斯国内每年消费天然气 4 500亿立方米, 2020年阿塞拜疆天然气产量才可达450亿立方米(目前为110亿-120亿立方米)。阿天然气对俄无经济意义,但具有战略意义:迫使其通过“南溪”管道进入欧洲。
  阿塞拜疆权威人士表示,阿有兴趣参与纳布科项目。纳布科所需的天然气来自2014-2015年将开发的沙赫-杰尼兹气田二期工程。目前与俄罗斯签署的备忘录规定2010年对俄供气,但未确定数量,仅仅是为满足巴库北部的俄达吉斯坦地区的需求量。这并不意味着阿塞拜疆拒绝参与纳布科管道。[21]
  阿塞拜疆沙赫-杰尼兹二期工程推迟开发,等待纳布科管道开工。位于阿塞拜疆 里海耗资约100亿美元的沙赫-杰尼兹大气田的第二阶段天然气生产将推迟到2014年。该气田已被确定为纳布科管道项目的气源。拥有1. 2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的沙赫-杰尼兹气田日产天然气1 500万立方米。沙赫-杰尼兹项目的合作伙伴有英国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海德罗公司、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简称“阿油”)、俄罗斯鲁克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公司和土耳其国有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海德罗公司担任这个项目的作业者,控股51%。
  4.阿塞拜疆与伊朗加强协调
  2009年2月19日,阿塞拜疆和伊朗两国举行第七次政府间委员会会议,阿方建议伊朗开展油气领域的互利合作,利用里海资源,为维护国际能源安全发挥作用。中亚里海国家通过伊朗北部的尼卡港与阿进行换石油贸易, 2011年将从目前的10万桶/日增加到37万桶/日。2009年4月27-29日,在巴库召开第三届里海油气贸易与运输国际会议,里海五国代表以及传统伙伴土耳其、格鲁吉亚、乌克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美国、欧盟以及亚太国家150多名代表与会。会议讨论里海能源出口通道建设的长期发展战略、里海油气对保障欧亚大陆能源安全的作用。
  俄《独立报》2009年7月24日分析,阿塞拜疆继续推动建设新的绕过俄罗斯石油运输路线。阿总统计划于2010年新建造船厂,生产油轮把里海东岸原油运输到巴库进入巴杰管道。此举将冲击俄罗斯作为里海石油出口欧洲主要过境国的地位,同时弱化哈萨克斯坦对俄罗斯过境运输原油的依赖。[22]2008年哈国石油和凝析油产量为7 060万吨。2010年产量将增至8 130万吨, 2011年达到8 160万吨, 2011年哈国计划出口石油7 180万吨, 2015年计划产油量为1. 3亿吨。
  俄气和阿油的合同表明其他的竞争者必须以高于俄气的出价取胜,这也赋予俄罗斯阻止甚至扼杀纳布科的潜能——将沙赫-杰尼兹天然气价格推高,使纳布科难以赢利,从而使纳布科的竞争项目“南溪”胜出。俄人士评论说,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俄罗斯和西方(美欧)之间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谁出价高就给谁。俄气同意对沙赫-杰尼兹天然气支付不同寻常的高价,每千立方米350美元,这显然是俄罗斯出于政治而非经济的决策。[23]
  (二)伊朗卷入使俄欧竞争复杂化
  伊朗参与纳布科项目面临美国的反对和制裁,但美国却有意让伊拉克天然气加入该项目。俄利用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天然气牵制伊朗对欧洲合作。如果俄能够影响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的决策,那么由西方倡导的纳布科-跨里海管线就难以找到足够支撑管线运营的气源地。俄深知伊朗与欧盟能源合作面临伊朗核问题这一难以 克服的障碍,表面乐见伊朗参与。2009年2月3日,俄罗斯驻欧盟代表契热夫指出,纳布科项目的问题不在于预算,而在于天然气来源地。只有把伊朗拉入这条管道才有意义。但这涉及政治问题,即西方是否愿意修复与伊朗的关系。2009年3月10日,俄总理普京在莫斯科会见匈牙利总理久尔恰尼•费伦茨时指出,建设新的输往欧洲的纳布科天然气管线项目,如果没有伊朗参与是不现实的。两国总理同意共同努力建设输往南欧和中欧的“南溪”天然气新管线项目。2008年2月28日,俄罗斯与匈牙利签署了有关匈牙利参加“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协议。
  俄罗斯与伊朗签署换气协议。2009年3月15日,俄能源部长谢尔盖•伊万诺维奇•施马特卡(СергейИвановичШМАТКО)与伊朗石油部长古拉姆-侯赛因•努扎里(Gholam Hossein Nozari)出席维也纳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第152次正式会议期间,签署了《能源领域谅解备忘录》。俄气将对伊朗北部供应从土库曼斯坦购买的天然气,而伊朗从南部向波斯湾国家出口同等数量的石油或液化天然气。[24]另外,俄气还准备参与南帕尔斯气田的天然气液化工程,两国愿意在石油开发和运输领域展开合作。[25]另外,双方还重点探讨了俄罗斯原油通过勒喀-贾斯克(Neka-Jāsk)管道的过境运输问题(Neka-Jāsk管道连接伊朗北部里海勒喀港和南部阿曼湾贾斯克港)。
  俄伊换气协议有利于土库曼斯坦抬高要价,同时俄可以换取伊朗北帕尔斯的天然气。
  土库曼斯坦2008年对伊朗出口天然气80亿立方米。按照2009年土伊双方合同再增加100亿立方米。土对伊提出上调价格未果。俄罗斯愿意以240美元/千立方米高价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转口至伊朗北部换取伊朗南部等量天然气出口权,土可多获取100美元/千立方米收入。[26]
  伊朗担心俄罗斯把其作为与美国和欧盟交易的筹码,被俄当成礼物“出卖”。美俄都反对伊朗发展核武器,但两国在是否对伊朗进行新制裁问题上却存在分歧。近年来,俄利用美伊矛盾不断推进俄伊关系。通过俄伊核电站和军售合同,俄成功地扮演了伊朗与西方之间不可或缺的协调人。伊朗是俄美关系“重启”进程中为数不多的王牌之一。但俄不会轻易“出卖”伊朗,伊朗在俄整体外交布局中,甚至在俄本国南部战略安全中的地位十分重要。
  2009年1~2月,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下降了43. 6%。为了控制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保证未来新建管道的气源,俄气设计了长度为600公里的跨土库曼斯坦东西部的天然气管道,连接土东北部气田与新的滨里海天然气管道。由于金融危机滨里海天然气管道未按时开工。如果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关系变坏,跨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管道将与进入里海的纳布科连接。2009年3月25日,土库曼斯坦总统访俄。俄土决定年内开工建设滨里海天然气管道。但原计划签署的跨土库曼斯坦东西部天然气管道协议由于俄气出现资金困难而未能签署。
  可以判断,俄格冲突之后,欧盟正在计划把纳布科管道从外高加索南移(小亚细亚路线),把中亚和波斯湾天然气经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进入欧洲。而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关系恶化为欧盟成功争夺土库曼斯坦气源地创造了条件。这一方案能否实施则取决于美国与伊朗关系的演变。如果俄罗斯南溪项目快于纳布科实施,俄将加大从中亚资源国特别是土库曼斯坦的进口,加快铺设滨里海天然气管道。
  (三)俄格关系阻碍纳布科天然气管道
  俄格战争导致南高加索局势动荡。2008年8月8日,俄格战争爆发。8月12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法国总统萨科齐达成旨在解决南奥塞梯冲突的六项停火协议,俄宣布结束军事行动。2008年8月26日,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俄格冲突一周年后,格鲁吉亚正式退出独联体。
  2009年1月9日,美国与格鲁吉亚签署的《战略伙伴宪章》第三部分第三条强调,双方要加强经过格鲁吉亚向欧洲市场能源过境运输的安全,发展和巩固与阿塞拜疆和土耳其的关系,巴杰和巴库-苏普萨输油管道、巴库-第比利斯-阿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是多年合作的成果,要打造南部运输走廊,帮助格鲁吉亚和欧洲国家通过进口阿塞拜疆和中亚国家天然气来促进能源多元化。2008年12月19日,美国与乌克兰签署《战略伙伴宪章》,其中提到美国帮助乌克兰对天然气运输管道实现现代化改造,双边组建能源安全工作组。2009年1月,发生了俄乌天然气之战,对欧洲天然气供应一度中断。可见,这两场战争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俄罗斯对亲美的格鲁吉亚和乌克兰进行的战略反击,使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陷入低谷。
  俄格战争和军事冲突暴露出南高加索能源运输走廊格鲁吉亚段安全的脆弱性。2009年8月9日,阿塞拜疆被迫停止经过格鲁吉亚黑海港口的石油过境运输。阿国家石油公司请求俄石油运输公司把通过巴库-新罗西斯克管道的输油量增加一倍(达到16. 6万吨/月),同时首次经里海海运向南通过伊朗出口石油。俄格“五日战争”开始后,英国石油公司被迫完全关闭格境内巴杰管道,改为通过巴库-苏普萨管道输油(2009年8月6日,由于巴杰管道土耳其段遭库尔德人的破坏,英国石油公司宣布由于不可抗力将导致无法按期履行石油出口合同)。哈萨克斯坦在战争期间也停止了经格黑海港口巴图米出口石油,宣布扩大对中国和俄罗斯出口。
  2009年7月13日,俄总统首次对茨欣瓦利(TsKhinvali)进行具有象征意义的访问。南奥塞梯是外高加索的交通枢纽,俄在必要时刻可以切断流向土耳其的油气管道。俄将加强与南奥塞梯在军事防务方面的合作。格强烈谴责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访问南奥塞梯。2009年10月1~6日,格鲁吉亚由于管道维修原因临时中断了对亚美尼亚的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天然气是经过格过境输送到亚美尼亚的,这条连接俄格边界到格鲁吉亚与亚美尼亚边境的北南向管道建于20世纪70年代,长度为221公里。
三、俄欧天然气管线博弈模型
  通过上述对俄欧之间针对天然气管线路线之间的竞争描述,可以从中发现俄欧之间存在着一种“能源相互依赖”。这种依赖不仅仅表现在能源方面,这促使我们希望通过建立俄欧之间能源博弈模型将这种依赖与竞争抽象出来,并从中获得启示。
  受经济危机影响, 2009年1~9月,欧俄贸易额同比下降40%以上,同期从俄天然气进口下降20%,从卡塔尔进口天然气增长66%,从利比亚进口天然气增长2%。
  2008年欧盟消费天然气5 170亿立方米, 2009年将下降7%。[27]2008年俄对欧出口额1 700多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2倍。俄从欧盟进口额从2000年的230亿欧元增长到2008年的1 050亿欧元。八年间,俄罗斯成为欧盟第三大贸易伙伴,占欧洲进口额的11%,出口额的8%。2008年欧俄贸易额为2 782亿欧元,俄顺差680亿欧元。欧盟占俄外资80%以上, 2008年欧对俄直接投资累计216亿欧元。
  (一)博弈模型建立的事实基础
  从图1和表2中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欧盟成员国对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依赖达到了40%,对于欧盟而言,俄罗斯的天然气是不可或缺的。同时,俄罗斯在对欧盟的天然气出口中所获得的巨大收益(接近60%的总收入)是俄罗斯对国内低价天然气的补贴来源。从这一点来说,欧盟与俄罗斯之间在天然气问题上相互依赖的状况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相互依赖的脆弱性也同样明显——欧盟的能源进口多元化进程与俄罗斯谋求对欧盟东部天然气进口的垄断是背道而驰的,这在前文所述俄欧围绕着纳布科管线的攻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此我们尝试将欧盟对俄罗斯意愿的顺从程度(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程度)和俄罗斯对欧盟的施加压力的程度作为变量,通过博弈模型的建立来更加清楚地表现俄欧之间这种能源相互依赖与战略背离。

图1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2008年收入构成(百分比)
表2 欧盟成员国2008年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量与其所占进口份额

 

国家
来自俄罗斯进口量(10亿立方米)
所占总进口比例(%)
保加利亚
2.7
100
爱沙尼亚
0.7
100
芬兰
4.9
100
斯洛伐克
7.0
100
拉脱维亚
2.8
100
罗马尼亚
5.5
87.3
希腊
2.7
84.4
匈牙利
8.8
80.0
捷克
7.4
77.9
奥地利
6.6
75.9
波兰
7.7
72.6
斯洛文尼亚
0.7
63.6
英国*
8.7
41.2
德国
34.4
37.9
意大利
22.1
28.6
荷兰*
4.7
25.4
法国
10.0
20.2
比利时
3.2
14.1

*英国与荷兰自身拥有大量的天然气产量,其进口的天然气绝大部分来自挪威。
  资料来源:Kari Liutho,The EU-Russia Gas Connection: Pipes, Politics and Problems,Finland:Pan-European Institute, 2009, p. 133·
  (二)博弈模型
  首先要说明的是,博弈模型只是对事实的简化和抽象,在这里我们将欧盟视为单一行为者,而有意忽略欧盟内部的分歧,同时将矛盾集中在纳布科问题上。在表3收益矩阵中,角标1代表欧盟,角标2代表俄罗斯。我们假设欧盟和俄罗斯都有着极端的选择:欧盟可以选择完全顺从俄罗斯的意愿——比如,完全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或者完全不顺从——完全不依赖俄罗斯。而俄罗斯也有两种极端的选择:完全施压——比如,停止供气;或者完全不施压——从不停止供气。[28]
表3 俄欧能源博弈收益矩阵
 

 
俄罗斯
施压
不施压
欧盟
不顺从
α1,α2
b1, b2
顺从
c1, c2
d1,d2

 

  注: b1>d1,d2>c2, c1>a1,a2>b2
  以下是关于博弈理论构架的几点合理的假设:
  假设1:如果俄罗斯不选择施加压力的话,欧盟将不会遵从俄罗斯的要求;
  b1>d1
  假设2:俄罗斯进行施加压力行动也是要付出成本的,所以如果欧盟没有侵害到俄罗斯的利益的话,俄罗斯不会选择施压;
  d2>c2
  假设3:可以想象的是,俄罗斯如果对欧盟进行最严厉的制裁,比如,完全停止欧盟的天然气供应,这时欧盟会更加倾向于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即更加倾向于避免俄罗斯施压;
  c1>α1
  假设4:在俄罗斯认为欧盟触犯了其利益时,更加偏好于施加压力,而非无动于衷;
  α2>b2
  欧盟选择其不顺从俄罗斯意愿的程度x(x=1意味着完全不顺从,x=0意味着完全顺从)。俄罗斯选择其对欧盟施加压力的程度y(y=1意味着最大压力,y=0意味着完全不施压)。两个行为者各自收益的线性方程为:
  u1=(d1-c1-b1+α1)xy+(c1-d1)y+(b1-d1)x+d1    [1] 
  u2=(d2-c2-b2+α2)xy+(c2-d2)y+(c2-d2)x+d2    [2] [29]
  对上面方程求一阶导数,得到均衡解为:
  x*=(d2-c2) /(d2-c2+a2-b2) [3] 
  y*=(b1-d1) /(b1-d1+c1-a1) [4] 
  在重复博弈中,我们可以用不顺从p和施加压力的频率q来代替单次博弈中的程度变量,最后得出的结果p*=x*, q*=y*。从方程[3]和[4]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两个结论:
  结论1:在假设1-4不变的情况下,欧盟收益的变化对于其不顺从俄罗斯意愿的程度或频率没有影响,即欧盟顺从俄罗斯意愿的均衡程度x*均由角标为2的俄罗斯所拥有变量决定。相反,这种变化影响到了俄罗斯的施压程度或者频率。
  结论2:在假设1-4不变的情况下,俄罗斯收益的变化对于其对欧盟施加压力的程度或频率没有影响,即俄罗斯对欧盟施加压力的均衡y*均由角标为1的欧盟所拥有的变量决定。相反,这种变化影响到了欧盟不顺从俄罗斯意愿的程度或者频率。
  这与我们一般所认为的“自身的收益决定自身的选择”不同。可以做这样一个比喻,如果我们是环境中唯一的行为者,而我们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自然”,我们要想赢得与“自然”的博弈,只要打出手中最大的牌就可以,因为自然的标准不会变化或者概率是确定的。但是当存在另一个对手时,我们赢得博弈的条件就改变了。这时我们也许就没有必要打出手中最大的牌就能赢得博弈,因为可能我们手中最小的牌都比对手最大的牌大,而最大的牌,也往往意味着成本最大。换句话说,我们怎样出牌是由对手手中的牌所决定的,而对手怎样出牌也由我们手中的牌所决定。因为我们现在不是与规则一定的“自然”来博弈,而是与一个与我们同样的理性行为者展开较量。
  从结论1和结论2中我们可以知道,欧盟自己所选择的顺从(或者不顺从)俄罗斯意愿的最佳程度(x*)需要视俄罗斯的收益变量变化来决定。表4中表明了俄罗斯收益变量的变化是怎样导致欧盟更加倾向于顺从俄罗斯的意愿(x*减小),俄罗斯的收益变量的相反变化则会导致欧盟更加不顺从。
表4 俄罗斯收益变化对欧盟最佳顺从程度影响
x*= (d2-c2) /(d2-c2+a2-b2)
收益变量变化 发生条件 解释 可能的行为(俄罗斯)
α2增加 俄罗斯选择施压欧盟选择不顺从 使施加压力更容易,收益更高 使中亚气源国更加倾向于和俄罗斯达成协议供应南溪管线,欧盟建设纳布科无法赢利。
b2减小 俄罗斯选择不施压欧盟选择不顺从 使不施压的成本更高 天然气收入对俄罗斯国家发展来说至关重要,不可或缺,俄罗斯没有可退让的余地。
c2增加 俄罗斯选择施压欧盟选择顺从 “错误”制裁的收益增加 即使修建纳布科管道,俄罗斯还可以从威胁“断气”中获得更多的收益,起码收益并不会因为纳布科管道建成而减少
d2减少 俄罗斯选择不施压欧盟选择顺从 与欧盟关系和谐的收益减少 俄罗斯大力开发东北亚市场,天然气西向配额减少。
  欧盟在观察俄罗斯上述的收益变量变化后,才能做出自己最佳的选择。而如果欧盟根据自己的收益变化,一相情愿做出的决定(x的取值)往往并不是对欧盟最有利的,因为这忽视了欧盟自身收益的变化可以影响到俄罗斯对欧盟施加压力的程度(y*)。表5表明了欧盟收益变化是怎样增加俄罗斯最佳施加压力程度的,欧盟收益变量的相反变化则会导致俄罗斯施加最佳压力程度的减小。
  这里要说明的是如果俄罗斯没有达到最佳的施加压力程度(y<y*),这时欧盟则会倾向于加速摆脱其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依赖,即不顺从俄罗斯的意愿(x的取值增加)。因为最佳施加压力程度越高(y*越接近于1),也就意味着俄罗斯对欧盟的回旋余地越小,施加压力的成本也就越高。[30]如果俄罗斯最佳施加压力程度y*等于1,即俄罗斯必须全面终止对欧盟的供气才能迫使欧盟在纳布科问题上妥协的话,鉴于欧洲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和俄欧关系的重要性,俄罗斯这样做是要冒相当大风险的。所以,俄罗斯所能做的就是通过改变自身的收益变量最大程度减小欧盟最佳不顺从的程度(减小x*),使得欧盟更加倾向于依赖俄罗斯。而欧盟所追求的则是通过改变自身收益变量来最大程度增加俄罗斯最佳施加压力的程度(y*增加),使得俄罗斯对欧盟施加压力的成本增高,有利于欧盟能源进口多元化格局的形成。
表5 欧盟收益变化对俄罗斯最佳施加压力程度的影响
y*=(b1-d1) /(b1-d1+c1-α1)
收益变量变化 发生条件 解释 可能的行为(欧盟)
α1减小 俄罗斯选择施压欧盟选择不顺从 不顺从俄罗斯意愿的收益增加(修建纳布科) 在俄罗斯的压力之下,欧盟建设纳布科依然可以赢利。
b1增加 俄罗斯选择不施压欧盟选择不顺从 不会受到惩罚的收益增加 只要俄罗斯不与欧盟在气源地上争夺,纳布科项目就可以赢利。
c1减小 俄罗斯选择施压欧盟选择顺从 选择遵从俄罗斯要求的收益减小 在俄罗斯的要求下,欧盟放弃了纳布科,但俄罗斯并不会给欧洲以回报。
d1减小 俄罗斯选择不施压欧盟选择顺从 与俄罗斯关系和谐所获得收益减小 欧盟与俄罗斯的天然气合同得不到稳定的执行。
  在现实中,我们所观察到俄欧之间的能源博弈并不存在极端的均衡解,这是由于俄欧之间的合作与冲突并不仅仅局限于能源领域,一些非能源领域的因素以及第三方的因素往往对双方天然气战略的选择构成影响。同时双方的博弈也并非是静态的,各自的收益变量在不断地变化之中,导致现实中的“均衡解”(x*与y*)也不断发生变化,欧盟实际顺从程度和俄罗斯施压程度的实际选择(x与y)则围绕着“均衡解”上下波动。[31]而本模型则较为恰当地揭示了俄欧之间这种能源战略相互依赖又相互竞争的现状。
四 纳布科项目对中国进口中亚天然气的影响
  2006年3月,中俄签署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俄气将修建两条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该管线项目造价为110亿美元(约750. 7亿元人民币)。按照原计划,俄罗斯将从2011年起通过管道每年向中国出口至少300亿-400亿立方米天然气。但由于价格谈判未结束,供气计划已不能按期履行。俄方西线输气管道阿尔泰方案受到来自中亚天然气的激烈竞争。2006年,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两国签署了天然气管道建设协议,土方承诺自2009年开始每年对华出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该管道天然气输送距离较短、开采成本低廉,所以价格低得多。2008年6月30日,中亚天然气管道已经开工建设,预计2009年年底单线通气,输气量为45亿立方米, 2010年接气能力为170亿立方米, 2011年为240亿立方米, 2012年可达到300亿立方米的年输气能力。据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石油”)与土库曼 斯坦达成的天然气购买协议价格为90美元/千立方米。俄罗斯向欧洲国家出售的天然气价格为230-250美元/千立方米,而该公司对中方的报价为125美元/千立方米。这使得中石油在同俄气谈判时态度尤为坚决。
  “亚洲天然气管道”公司哈萨克斯坦项目总经理沙雅赫梅朵夫(Шаяхметов)于2009年7月13日透露, 2010年,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对华出口天然气130亿立方米,2013年达到300亿立方米,其中100亿立方米来自南哈萨克斯坦。[32]项目运营初期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 2009年为45亿立方米。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之后进入管道。
  2009年11月,哈萨克斯坦境内一期支线竣工; 2011年底,哈萨克斯坦境内二期支线工程竣工。哈境内天然气管道2009年投资55亿美元,总造价75亿美元。2009年4月25日,土库曼斯坦总统会见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时表示,土方把中国视为战略伙伴,两国不仅保持深厚的传统友谊,而且许多付诸实施的大型合作计划把两国连接起来。双方认为,大型天然气管道项目扩大和丰富了传统合作,将强化土作为世界能源大国的地位,促进其对世界市场能源出口路线多元化战略的实施。[33]2009年12月14日,胡锦涛主席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三国元首一起启动阀门,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成功实现通气。
  乌兹别克斯坦计划利用连接土库曼斯坦和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向东方出口能源。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于2009年5月初宣布,乌兹别克斯坦打算在2009年把本国的天然气出口量增加8%。另外,俄气在乌兹别克斯坦乌斯纠尔特地区近十个油气田发现了4亿吨油当量的储量。[34]
  俄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已经取代俄罗斯在土库曼斯坦的地位。俄作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进口国和投资国的地位迅速下降。俄对中亚天然气战略开始出现逆转。[35]继中国对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分别贷款25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之后, 2009年6月初,土库曼斯坦获得中国30亿美元贷款,土库曼斯坦保证在2013年开始对中国出口400亿立方米天然气。土库曼斯坦将用这笔贷款开发南约罗丹/奥斯曼气田, 2008年,俄气曾与土库曼斯坦签订无息贷款协议开发这一气田并建设管道,作为对俄出口天然气的来源地。但由于经济危机爆发,俄气推迟执行这一方案。
  总之,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稳定流向中国是最现实的互惠选择: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经过伊朗过境加入纳布科受到美国的反对,经过外高加索国家进入纳布科受到俄罗斯阻止铺设里海海底管道和俄格冲突造成过境区动荡的影响。而且,如果纳布科取代了南溪,俄气在欧洲的传统市场将萎缩,这将意味着俄气和俄罗斯对外政策的失败。俄能源战略指针向亚太国家转向和对叶尼塞河东部油气田开发规划已经确定,将加大对中日韩油气出口力度。随着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建成,中亚天然气于2009年底进入中国,俄罗斯将失去原来保持的与中国进行气价谈判的优势地位。但中国与中亚各国的天然气合作是互惠开放的,不存在与俄罗斯争夺中亚资源问题。中俄应加强双边和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的协调,促进中俄东部天然气管道计划的实施。
  [责任编辑:谭秀英]
  (感谢《世界经济与政治》匿名评审专家为本文提出的修改建议。)
  注释:
  [1]BP Statistical Review ofWorld Energy 2009, June 2009.
  [2]РОССИЯ-ЕВРОСОЮЗ:Энергетическоепартнёрство(俄罗斯-欧盟:能源伙伴), http://counci.l gov.ru/inf_ps/chronicle/2008 /11 /item8462. html。
  [3]2002年,该项目签字国的能源公司负责人在维也纳为这条中亚-里海-欧洲天然气项目命名时,因受到意大利威尔第歌剧《纳布科》的启发而对该项目冠以纳布科之名。
  [4]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国际财团由以下成员组成:奥地利油气集团(OMV Gas& Power GmbH)、匈牙利油气集团(MOL)、保加利亚国家天然气公司(Bulgargaz)、罗马尼亚天然气运输公司(Transgaz)、土耳其国家天然气公司(Bo-tas)和德国莱茵集团电力公司(RWE Supply & Trading GmbH),上述参加国公司各占16. 67%的股份。2008年12月,奥地利油气集团和德国莱茵集团电力公司在伦敦注册里海能源公司(Caspian Energy Company,CEC),主要任务是研究从里海向欧洲运输天然气的可行性。波兰国家天然气公司(PGNIG)公司也准备加入纳布科项目。
  [5]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BTE)又名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South Caucasus Gas Pipe-line, SCP)。2004年10月21日,英国石油公司(BP)宣布开工建设,已按计划于2006年第四季度供气,年输气能力为72亿立方米。承建商为希腊公司和法国-美国联合公司,日本住友公司(Sumitomo)提供钢管。至此,英国石油公司共在阿塞拜疆投入了150亿美元。
  [6]Центрстратегическихиполитическихисследований,институт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яРАН:годы,которые изменилицентральнуюАзию.Москва.С.192.[7]http://www. oilru. com /news/112181•
  [8]Radio Praha,ЕСпостроитновыегазопроводы. http://www. oilru. com /news/112768•
  [9]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从俄罗斯列宁格勒州维堡市到德国的格拉夫斯瓦尔德市(Greifswald),穿越波罗的海海底,长度1 200公里,计划于2012年完工。俄罗斯还计划修建通往加里宁格勒的支线。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oeder)是项目总负责人。波罗的海国家表示担心北溪天然气管道将可能对环境造成影响。德国巴斯夫集团(BASF SE)和亿昂集团鲁尔天然气公司(E.ON)持有该项目股权。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穿越黑海海底,从新罗西斯克到保加利亚(在其境内向西北或西南延伸),长度900公里,最大水深为2 000米,计划2013年供气。南溪管道将每年向巴尔干半岛国家以及欧洲其他国家输送310亿立方米的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的天然气,这条管道的天然气输送能力未来可增加160亿立方米。参与这个项目的国家有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意大利和希腊。
  [10]《纳布科管道政府间协议预计6月底前签署》,中国管道商务网, 2009年3月30日, http://www.chinapipe. net。
  [11]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news&id=103184•
  [12]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news&id=103090•
  [13]为加强欧洲能源政策,欧盟委员会于2007年1月10日出台了一个全方位的欧盟能源和气候规划,内容包括17份通报和一份能源战略报告,其核心是:能源是欧盟外交政策的基本组成部分。在今后的能源对外政策方面,欧盟将以一个整体出现;欧盟将加强同能源生产国、运输国和消费国进行全面合作和对话;将增加能源的品种和供货渠道多样化。2006年3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获得可持续发展,有竞争力和安全能源的欧洲战略”的能源政策绿皮书。
  [14]2008年,阿塞拜疆出口天然气36. 98亿立方米,收入7 387万美元。同年,阿塞拜疆出口总额为477. 56亿美元,天然气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0. 77%。
  [15]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news&id=100891。
  [16]《东欧9国小型峰会首次举行 东西欧再现裂痕》,载《人民日报》, 2009年3月2日。
  [17]《俄欧伙伴关系条约》于2007年底到期并自动延期。2008年7月,欧盟宣布重新启动新一轮伙伴关系基础条款的谈判。2008年9月,欧盟决定中止谈判进程,以应对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发生的军事冲突。谈判于2008年11月中旬恢复。
  [18]http://www. oilru. com /news/108798 /。
  [19]《欧盟条约挑战俄罗斯在东部的影响》,载英国《卫报》网站, 2009年5月7日, http://www. guardian. co.uk/。
  [20]http://www. rusenergy. com /ru/news/news. php? id=48182•
  [21]БакурасходитсясNabucco? http://www. svobodanews. ru/content/article/1566115. html•
  [22]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news&id=105491.
  [23]http://www. globalresearch. ca/index. php? context=va&aid=14412. Global Research, July 17, 2009.
  [24]http://www. iran. ru/rus/news_iran. php? act=news_by_id&_n=1&news_id=56335•
  [25]http://www. iran. ru/rus/news_iran. php? act=news_by_id&_n=1&news_id=56336•
  [26]http://www. oilru. com /news/111902 /•
  [27]http://www. lenta. ru/news/2009 /12 /14 /rivalry/•
  [28]本文模型借鉴乔治•泰斯比利斯(George Tsebelis)的“鲁滨逊谬论”的概念。参见George Tsebelis,“Are Sanctions Effective? A Game-Theoretic Analysis,”Journal ofConflict Resolution, Vol•34, No•1, 1990, pp. 3-38. George Tsebelis,“The Abuse of Probability In Political Analysis: The Robinson Crusoe Fallacy,”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 83, No. 1, 1989, pp. 77-91。
  [29]两个线性方程的证明:设收益函数为ui=αixy+βix+χiy+δi,i=1,2。α,β,χ,δ为常数。将(x,y,u1,u2)=(0,0,d1,d2), (0,1, c1, c2), (1,0, b1, b2), (1,1,α1,α2)带入上式即可得出方程[1], [2]。这个方程也是唯一的线性方程。
  [30]一种更容易理解的解释为:尽管当俄罗斯选择y*时收益最大,但俄罗斯无法支付选择y*时的成本。
  [31]在泰斯比利斯的文章中在不同x*和y*的条件下x与y的变化趋势做出了解释(它们各自一阶导数的取值)。
  [32]http://www. rbcdaily. ru/2009 /07 /13 /tek/422607•
  [33]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news&id=103094•
  [34]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articles&id=1068•
  [35]http://www. rusenergy. com /? page=articles&id=1078•
《世界经济与政治》2010年第3期
编辑:唐旭伟
发布时间:2012年7月30日


 

(责任编辑:中国石油大)
 站内搜索

 公告 公告

石大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入选教育部2017年度国别

联系方式:北京市 昌平区 府学路18号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 电话:86-10-89739267 电子邮件:pcw@cup.edu.cn邮编:102249
  版权所有